Egypt

Photos | Postcards | Souvenirs | AfterthoughtTravel Tips | Egypt Home


 

Egypt ~ Where Everyone Wears Smile!

法老王 VS 阿拉

我不是美國人

Monsieur et le Croissant

重回一九三

 

Egypt ~ Where Everyone Wears Smile!

 

這可不是我自創的喔!這可是埃及觀光局在CNN大筆砸下的廣告Slogan!

 

在去埃及之前,看到這個廣告,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就如同很多國家都在CNN上大打形象廣告,以期招來觀光客。走了一趟埃及之後,再看到這個廣告,心裡真覺得為埃及人民感到不平!

 

如同這個廣告所呈現,絕大部分埃及人民的確是都是露出白白的牙且帶著一抹很親切的笑容 。再仔細看看廣告內容:豪華的渡假飯店,穿梭其中的西方遊客,絕美的淺水天堂,美麗妖嬌的肚皮舞女郎,雄偉的金字塔聲光秀...,帶著微笑的埃及人民都也在其中 。但這就是我所造訪的埃及嗎?我想我所拜訪的是這個國家的另一邊吧。

 

我在想,在CNN買廣告應該是索費不貲吧 !由次數之頻繁來猜測,埃及觀光局也是卯起來的促銷。就我所知,埃及的確是很受歐美人士的歡迎,完全不同文化,消費也很便宜。撇開恐怖攻擊事件不說,除了苦哈哈的Backpackers以外 ,也的確很多超豪華的歐美觀光客選擇在埃及渡假。他們住在頂級的渡假村飯店,坐著豪華郵輪遊尼羅河,在紅海享受著淺水之樂。我相信觀光的確是埃及的主要財源之一 。一邊看著埃及砸在CNN上近乎完美的廣告,一邊回想起在街上,在市場裡,好多埃及小朋友沒錢上學,跟著父母在街上做生意!Felucca船夫說,他們有義務教育 ,可是因為窮,不是繳不起基本費用,就是家裡不能缺少一個能夠出去賺錢的小孩。也因此,不曾唸過書的,大字寫不出幾個的,文盲...比比皆是。

 

在亞斯文Aswan的市場裡,小男孩一路跟著我走,用著很流利的英語纏著我聊天。我想,小男生嘛~應該不會有太大威脅吧!也就和他東聊西扯。由於時間是早上,我問他怎麼沒去上學?他答著:

 

「上學有甚麼用?我會說點英文,到不如在街上「服務」觀光客,還可以賺點錢。」

 

我又再問,那爸媽不會要你去上學嗎?他卻也斬釘截鐵的說:

 

「不會啊~」

 

我又不放棄的說著,上學很好啊,可以學很多東西,而且這些知識將來都會幫助到你。他的回答更鮮:

 

「這些沒有用!我現在就是多說英文,多學英文,將來長大就能夠取到一個外國女人,這樣我就可以離開埃及到更好的地方去生活 !」

 

我聽了,愣住了!這是什麼邏輯?他又繼續抱怨:

 

「埃及窮,人民窮,我不要一輩子都待在這裡,我想去美國,或是英國 ,加拿大也可以...」

 

看著他大大黑黑的眼睛發亮地說著他的夢想 ,我不禁猜測這樣的想法應該不只他一人有。

 

果真也沒錯,當我在尼羅河邊散步,有一個著軍裝的男人跟著我走,一路上也是說著不錯的英文喔。這男人對著我說著,他有多麼的被我吸引,然後擋住我的去路,用著那深沉烏黑的大眼睛深情款款的看著我,再加上那埃及人專有的親切微笑(記著!Egypt~Where everyone wears smile!),問我願不願意嫁給他?他可以放棄他在埃及的一切,跟我回台灣生活!哇哩咧!你是有百艘Felucca還是千隻駱駝做聘金啊 ?求婚...#*%&!頭殼壞去!

 

回到開羅,一天嘗試著過馬路,因為車都不讓我,只能就這樣站在路邊數車看驢的。在指揮交通的警察向我走過來,一邊比著手勢讓車陣停下來,一邊帶著我穿越馬路。我心裡好高興,遇到這麼好的交通警察,真是難得!猛向他說謝謝!過了馬路之後,警察開口聊了:

 

「我看妳等在路邊想過馬路看了很久了,覺得你很可愛,很想和妳做朋友....我的執勤時間就快結束了 ,我有車,晚上可以載妳出來逛逛開羅....」

 

也不用聽完警察在說什麼,心裡的紅燈馬上亮了起來!

 

「嗯....謝謝!我明天就離開埃及了,朋友還在等我晚上回去打包行李(雖然是隻身一人 ,但總是得說有人和我一起)...真的很謝謝你的邀請,但是我真的沒有時間了!...」

 

他又不死心的問:

 

「我可以寫信給妳嗎?我會很想念妳的....」

 

我的天啊!一見鍾情也沒這麼快 !為了不希望再次拒絕別人的求婚,胡亂地寫了個不曉得是誰家的地址給他,然後趕快說再見,趕快走人!

 

為什麼有這麼多帶著微笑的人民想要離開這塊養育他們的土地?國家真的這麼窮嗎 ?埃及的觀光收入不算少,也有很多農產品向歐洲輸出,再回頭看看花在CNN的廣告費...,總覺得人民應該可以過的好一些,起碼小朋友要可以去唸書。唸書人口愈少,將來可以帶領這個國家進步的人就愈少,這未來將是多麼的不可預知啊?

 

後記:

很高興終於看到我們國家的觀光形象廣告也出現在CNN上了聽著我們原住民同胞郭英男夫婦嘹亮的歌聲看到了櫻花鉤吻鮭黑面琵鷺...「Taiwan~Will Touch Your Heart!」   [TOP]

 

 

 

 

法老王 VS 阿拉

 

如大家所知,埃及是個回教國家,阿拉真主就是一切!但是當法老王碰上阿拉真主時,是誰會贏得人民的心?

 

從來不知道回教世界的教育會與宗教是這麼的緊密。人們告訴我,埃及人學的歷史,起點是穆罕默德 。換而言之,更早之前的古埃及,法老王,太陽教...都不被列入正統的教育資料。早期考古在埃及盛行時,是誰去挖掘這些古文明之寶 ?法國人,英國人,德國人,荷蘭人...大多是由歐洲大陸過來的考古學家,尋寶人及掠奪者...埃及人本身並不對這段歷史感到興趣,因為世界的開端是阿拉真主。當外面的人讚嘆著古埃及文明的偉大與神秘,自家裡的人在唸誦著可蘭經。但是也許後來還發現這些古文明是觀光客的目的,漸漸地也就開始重視起來了。埃及很多的博物館,都是由歐美各大學或是博物館協助規劃設計。為甚麼埃及人不能為自己的古文明建立自己的家呢?

 

我對回教及任何宗教均沒有偏見,我認為宗教是一種信仰,一種精神上的寄託,我尊重不同國家的不同文化 ,但也相信宗教和現代科學間應該也可以取得一個平衡。和一位學生聊天,聊到了人種的起源。我說,大家都知道,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人種是由猿猴所演化而來的 。不提還好,說出來後,那學生的臉就有點難看。他說,這是和真主阿拉相牴觸,人不是由猴子所演化而來的!世界的開端是從真主阿拉開始的。

 

不曉得他們如何在回教教義與現代科學中取得答案?就像這個猴子戰爭,達爾文的進化論在提出時 ,宗教界將他視為邪魔,但是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就是科學。而那學生一方面接受著高等教育,一方面仍篤信世界的起源是由阿拉真主所創 。我想這也不過是眾多衝突中的一小角。

 

看著開羅大學裡的女大學生,不曉得當她們完成學業後,是會繼續學以致用,還是如同多數回教世界中的女性-奉父母之命成婚,然後過著丈夫為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日子?  [TOP]

 

 

 

 

我不是美國人

 

旅行埃及時,已是911事件之後。當很多人把回教國家當作旅遊禁地時,我卻悠遊其中 ,殊不知~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從路克索Luxor回開羅的夜車上,和前座的兩個美國大男生聊了起來。他們提到,反美情緒太恐怖了 ,迫於情勢,只能先把愛國情操靠邊擱,所以他們總是逢人就表明他們不是美國人而是加拿大人。繼續解釋著說,這兩個國家的英文口音差不多 ,比較容易取信於當地人。

 

想想也是好笑!美國人向來是最愛國的,現在為了求安全,還得騙人家是自己是加拿大人。不過,能屈能伸嘛~尤其前些日子在開羅大學前的學生反美示威活動,全國的反美情緒又再度被挑起。他們用著幾近羨慕的口氣對我說:

 

「還是妳比較好,不用擔心因為是美國人而有被暗算的可能。」

 

「是啊~少和你們這種金髮碧眼的西方人走在一起,就少了一份不小心被流彈掃到的不幸 !但如果很不巧的和你們一起被抓起來,可能我就會是被抓出來殺雞儆猴的那個台灣人!」我回答著。

 

說完,大家真的是破口大笑!

 

由於我過夜的地方都是屬於小型的Hostel,並沒有感覺到那種緊張的氣氛。但是在一般大型的觀光級旅館和火車站的月台口,除了有扛著機關槍的警衛,還架設有金屬探測門。想進入飯店或是搭火車,還得先過金屬探測器。那些警衛總是嚴厲的叫喝著當地人把包包的的東西全部倒出來,東翻西找的。至於像我這種一看就是觀光客的,則二話不說的就讓我通過了。原本還擔心,我這麼一個大背包,好不容易才把東西全塞進去,如果又被挖出來,我真的是塞不回去了。後來問了我的Tour Guide,為甚麼警衛要對自己人這麼兇?這麼嚴?他臉部肌肉僵硬的回答說:

 

「當然囉!除了自己人會帶炸彈外,會有觀光客大老遠的帶炸彈來啊?」

 

呵呵~~也對喔!為著我這個沒程度的問題苦笑一番了...

 

一晚看金字塔聲光秀時,遇到曾在台北住過的一家子美國人,由於有台北的這個交集,很自然地就聊了起來 。他們不住開羅,他們住在郵輪,郵輪之前是住在紅海邊的渡假村裡。他們說,荷槍實彈的武裝警衛不過是Piece of cake!看到他們渡假村入口處就杵著坦克,這才感覺到情勢的緊繃!

 

晚上在開羅市區逛,因為人潮洶湧,就順勢的走下了人行道,在馬路邊上走著....一個走在我旁邊的埃及人對著我說:

 

It's dangerous!  Don't walk on the road.  We already killed enough tourists!」

 

 哈哈~~呵呵~~真是謝謝提醒了   [TOP]

 

 

 

 

Monsieur et le Croissant

 

離開埃及的班機在凌晨三點起飛,超級爛的航班。因為拿的是環球機票,在眾多限制下 ,無奈的就是不能改搭其他好航班。早上特地再舒舒服服的洗個澡,好好的享受一下在Pension Roma的早餐。

 

雖然起飛是凌晨三點,但可不想在天黑後才在那裡找Bus到機場,所以趁傍晚天還沒黑時,就提早去找車了。本想在路上抓一隻烤雞好到機場去啃,偏偏那雞還沒烤好,只得退而求其次的拿了個沙威馬。因為前一天已經在車站勘查過地形了,現在可以無視於那些在耳邊喊著:

 

「Taxi?Taxi?」「Where do you want togo?」「Airport? Airport?」「Giza?Giza?」

 

直直得往目標站牌前進,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氣概!嘿~嘿~嘿~想拐我?我才不付那貴松松的計程車 ,才不浪費時間繼續和你們在那裡五磅,十磅的喊價格,姑娘我這兩三星期下來已經玩夠了!機場巴士來了,爬著蟲蟲般的的阿拉伯文仍然躺在巴士上方,上了車,付了錢 ,安心坐下來了。想著第一天抵達開羅時,看到所有巴士上寫的不是阿拉伯數字,而是爬滿滿的蟲蟲般阿拉伯文,嚇了一跳!這不是用阿拉伯文的國家嗎?怎麼不用阿拉伯數字 ?這種像毛毛蟲般的阿拉伯文,我哪猜得到是一三五七九,還是二四六八十啊?經過兩個星期下來的吃飯,買東西,已經把自己訓練的可以辨認阿拉伯文的數字部分了 ,但是也是時候離開了。如同在英國時,好不容易習慣了過馬路前先看右邊,但這習慣代表的也是到說再見的時候了。

 

七點左右就到機場了,唉~還這麼多時間,要做什麼呢?這機場小的可以,也沒有商店可以逛,沙威馬也吃掉了,又沒有什麼心情看書。左看右看,就是沒有看到個像旅客的人。就這樣看著清潔工擦地板,從左到右,從前到後,看著看著...無聊就想睡覺了。心想,在候機室睡總比睡在這機場大廳好吧!但是時間還太早,根本辦不了check-in,只好繼續回去發呆。坐著坐著,聞到烤雞的味道。耶~不知何時旁邊一排座位坐了個看起來像是旅客的西方人,他正在享受他的烤雞呢!無聊,想睡,肚子又餓了,這時居然有人在旁邊吃烤雞,真是個殘酷的考驗!討厭!要吃也不到旁邊一點去吃!繼續兩眼無神的發呆,聽到有人問我:

 

「Excuse me.  Do you know what time is it?」就是那個吃烤雞的人在問。

 

看看錶,回答了他。他似乎很高興知道我會說英文,看著他去把他的小行李箱拖到我旁邊 ,人也順勢坐在我旁邊。一位五十歲左右的法國人,但是說著一口完全聽不到法文腔的英文。唯一的女兒在日本工作,旅行過很多國家,一次差點在越南之後直接去見上帝 。這次是從約旦一路旅行到埃及,現在打算回法國去休息幾天。他說著,反正他在巴黎也還沒找到房子租,既然沒地方住,就繼續和朋友去南非。哇夸~這麼好的退休計畫 ,老伯您好像不愁吃穿喔!就這樣我們兩個人聊著在回教世界的所見所聞。

 

在開羅,看見兩個大男人牽手逛街是常有的事。我認為同性戀應該是不被允許的,但是怎麼會有這樣的狀況呢 ?他說,據他側面了解,回教的教義嚴格,未徵求女方父母同意前,男女是不能交往的。然而男人還是會有男人的需求,因此在結婚前,很多男人都會有很好的朋友 ,大家互相湊和一下,用此解決雙方的基本需求。而在結婚後,則性向恢復正常。我瞪大了眼睛,你在唬我啊?但是他信誓旦旦的表示,這是當地男人告訴他的。

 

繼續聊著在星期五的禱告中,至見路上跪滿了男人,卻也獨不見任何女人?女人是不被允許的 !女人的婚姻完全聽從父母的安排,結婚之後的女人也是沒有任何權力的,甚至做先生的也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離婚。離過婚的女人因為不再是處女,再嫁的機率也不高 ,更甚者,連家人都不接受女兒回家。回想在埃及常常看到的景象,媽媽手上牽一個或兩個,背上揹一個,另一隻手則拎滿滿的大包小包,而他的先生兩手空空的走在她前面 ,還不時回過頭來對著她嚷嚷著。真是做驢子也不用這麼辛苦吧?回教世界的女人真難當!

 

老法先生倒是挺能聊的,又繼續說著差點在越南回老家的故事。一群歐洲來的旅者,和當地民眾一起搭著一輛中型卡車前往山區。在一陣下坡的路上,因為車子的下坡速度過快,車身又晃的離譜,我們老法先生當下就感到不太對勁,在和同車上的荷蘭旅者交換幾句後,決定向司機喊話。只聽司機喊著:

 

「It's wrong!  It's wrong!」

 

他述說著,大家看看這邊的山壁,另一邊的峽谷,坑坑洞洞的路,不曉得是該跳車?還是繼續留在車上賭一賭 ?同車的越南同胞開始和司機溝通,只見越南同胞愈講愈激動,似乎有著跳車的傾向。車速少說也有七八十,就算跳出去後沒有被甩到山谷裡,路上的坑坑洞洞也是潛在的陷阱 。雖然同車的人拉著那越南同胞不讓他跳車,但最後還是讓他掙脫了。老法先生有點落寞的描述著,他們看著越南同胞跳下車後,翻了幾翻,然後滾到山谷裡了。他說 ,雖然他並不認識那位越南人,但是他很內疚的沒有硬把他留在車上。之後也沒有人再說話了 !老法先生和同車的荷蘭旅者手握著手禱告著,期待主來帶領這輛失控的卡車。卡車最後也因為上坡路段而減緩了速度,最後終於停下來了。老法先生和車上些旅客跳下車往回跑,希望還能看到之前跳車的越南人。然而卻只見到他躺在山谷斜坡上,一動也不動!

 

過了幾天,當地警察找上了他和同車的荷蘭旅客,要他們在一份證詞上簽名。證詞上說明著那位越南人的死亡是因為他的跳車自殺。老法先生說他氣的想揍人,明明是卡車失速,那越南人才心急跳車,這哪裡是自殺!警察卻說,車子沒問題,當時車上的其他越南乘客都已經做證這是一起自殺事件。在旁邊的荷蘭旅著說著:

 

「Sign it! sign it!  Let's sing it and leave this country!」

 

老法先生感嘆的說,如果當時他也跳車了,說不定最後也不過就是塊布包一包,燒一燒 。警察如果好心點,也許還會通知他的家人。如果是整車翻到山谷,就自此從地球上消失,沒有人聞問。他痛心的說,人命似乎如同螞蟻般的不值。

 

問他是否會因為這次錯過鬼門關而對某些國家卻步?他的回答也很有趣。他說,Risk就像數學機率一樣 ,他曾經經歷過離死亡最近的一刻,也就是說那最高機率已經被他遇上了,往後會再發生同樣機率的可能是微乎其微了 !我是有學過機率啦~只是這樣的解釋似乎難倒我簡單的頭腦。總之,他說他現在是更豁達的面對這個世界,更認真的享受著每一個存在的一天。所以他要繼續旅行,繼續去看這個世界!

 

看看錶,11點了,還要熬到1點才能check-in。老法先生似乎也看出來我的心 ,他告訴我,等這麼久,很無聊喔?沒關係!我們繼續聊,這樣時間會過的快一點!心想,都嘛是你在講,我根本沒有插話的餘地!我好想睡覺喔~~~

 

喔!真是從來也沒遇過這麼健談的人,說著他的女兒,說著他在其他國家的旅行...是都很有趣 ,但是我的瞌睡蟲魅力比他的故事還大。好不容易捱到Check-in了,我們兩個拖著行李一起去排隊,輪到我們時,他還很自動的把我的護照和機票連同他的一起拿給地勤人員 ,然後說著我們兩個要坐在一起,這樣我們就可以繼續聊了!呵~呵~不會吧~讓我睡覺吧!就這樣從機場大廳一路聊到候機室,聊到登機。

 

進了機艙後發現,我們的座位號碼雖然是連號,但是中間隔了一個走道,而座位排也不是平行的。也就是說,我們兩之間隔了一個走道,他的位置還更在我之前。看他一臉失望,我則是偷笑在心裡,看看錶,凌晨三點,終於可以耳根清靜,好好睡一覺了!

 

起飛沒多久,就聞到餐點的味道。以前覺得這個味道很噁心,現在餓到前胸貼後背的我,再加上在埃及的兩個星期都吃的不是很正常,反而覺得這個再加熱所產生的味道~好香。餐車推來了,餐盤上除了熱食,還有一個可頌麵包!我簡直是在拿到餐盤的第一時間就把奶油盒拆開,直接拿著可頌麵包沾著奶油吃。嗯~~~那第一口酥脆酥脆的可頌麵包夾雜著奶油的香鹹,在我口裡熔化後傳送給身體的每個細胞...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口回到文明的感覺!就在空姐還在送餐給前面一排座位的旅客時,我早已把可頌麵包解決了,也不經大腦的就向空姐說:

 

「Excuse me.  May I have one more Croissant?」

 

「Sure!No problem!」空姐也是馬上在夾一個熱熱的可頌麵包給我。

 

吃著第二個塗著奶油的可頌麵包,頓時心裡湧現股幸福的感覺....酒足飯飽的我也顧不得老法先生想找我說話的慾望,再被疲勞轟炸將近6小時之後的我,早已呈現昏迷狀態,聽不到老法先生在說些什麼了!

 

老法先生把我搖醒,飛機已經降落了,大家都在準備離開機艙了。揉揉眼睛,清清眼屎 ,還沒睡飽咧!旅客們都在往艙門口移動,只是速度過於緩慢。看看機艙口站著兩位身穿制服的海關官員,拿著帶燈光的小型放大鏡在檢查每一位旅客的護照和簽證 ,要通過他們的檢查才可以離開飛機。走過了空橋,在真正進入建築物之前,又有兩位官員在檢查護照。這是怎麼回事?大清早的這麼嚴?

 

回想一下,當我在開羅登機時,飛機上已經有些黑朋友坐在裡面了。所以這架班機是從開羅以外的地方飛過來的。歐洲是很多非裔偷渡客所嚮往的地方,很多人持假護照,假簽證,就是想辦法先入境歐洲,然後在申請庇護,自此就可以在歐洲吃住不愁了。也難怪海關在人還沒下飛機前就開始檢查,如果發現是假護照或假簽證,連飛機也不用下了,直接原機遣返。在下飛機前檢查護照簽證,也真是讓我開了眼界了!

 

後記:

雖然老法先生很會啼,但他真的是位很有趣的人,我們除了聖誕節的賀卡外,也保持e-mail的聯繫。他依然忙碌的到處旅行,真是讓人好生獻慕。已在巴黎找到房子的他告訴我,這房子活像他的旅行博物館,到處有著各地搜括而來的紀念品。希望有天能夠去參觀他的旅行博物館,而且我可會打足了精神,好繼續去聽他說著他還沒說完的冒險故事。   [TOP]

 

 

 

 

重回一九三

 

Pension RomaLonely Planet強力推薦,我舉雙手雙腳、拍胸保證,物超所值,絕對值回票價,是在開羅市中心裡唯一平價消費卻有五星服務水準的旅館。在開羅住過兩間旅館,一間是超級貧窮背包族的小旅館,一間是自稱三星級的旅館,另外在路克索及亞斯文也分別住過平價旅館,但是這些泛泛小輩都比不上Pension Roma的十分之一。

 

隱身暗巷,有著不起眼的入口-一台像關著獅子的古老鐵籠電梯,要拉開鐵門,確定把自己確實關起來以後才會開始動的電梯,當然啦,偶爾電梯會罷工,但是就算辛苦的爬上四樓,眼前彷彿一九三零年代時代的殖民地古風,會讓所留下的汗珠粒粒回本。電梯是Pension Roma專用的,電梯直達旅館門口,Pension Roma有如一個高高的白色象牙塔,遺世獨立在著紛紛嚷嚷的開羅鬧市,前一秒鐘的車水馬龍、塵土飛楊,隨著電梯的緩緩上升而漸漸遠離到完全聽不到,無法想在開羅市中心還有這麼一小塊淨土。

 

走出電梯,挑高的天花板,一小段長廊,地上舖著很古典花紋的地毯,古木黝黑發亮的門檻上鑲嵌著金黃色的Pension Roma,長廊兩側滿滿的窗戶掛上落地的白色紗簾,白紗在微風中輕輕的飄著,穿透白紗的陽光,不再那麼的張牙舞爪,而是溫柔的撫摸著走廊兩旁的隨意散落的小木椅與小盆栽,走廊底是一個小櫃檯,與門檻、小木椅同樣的黝黑木頭,櫃檯的一角擺著盆新鮮的切花,劍蘭肆意的綻放著艷麗,與發黃相片似的週遭有些格格不入,朵朵劍蘭被櫃檯後的暈黃小燈剪成剪影,古色古香中有點暈眩,彷彿空氣中飄著來自「北非諜影」(Casablanca)中的「As time goes by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而英格麗褒曼的曼妙身影就會下一霎那間出現在櫃檯前。 櫃檯後面站著位穿戴相當整齊的中年婦人,褐色的長髮簡單的盤在後腦勺,少許的法絲散落在耳際,由她說著相當英式口英的英文與小小眼鏡下的白皙皮膚,我猜她是英國人,溫柔和善的英國婦人站在著黑古檀般的櫃檯裡,一點也不感到意外的是這麼契合著。時間不過是早上七點,婦人請我先在客廳中等一下,房間準備好後會再通知我,還猜測著我可能還沒用過早餐,問我需不需要讓廚房位我準備份早餐「也好一夜火車的煎熬後,是該好好坐下來靜靜的吃份像樣的的早餐。」

 

小小的餐廳裡擺著約十張的桌子,張張桌椅都像古董般的古典,不新但擦的發亮,桌子鋪著白色桌巾,白色牆壁上掛著幾幅畫,一大扇落地窗同門廊一樣飄著長長的白紗,靠著牆壁有著精緻雕刻在上頭的小木櫃,木櫃上也鋪著白色小桌巾,桌巾上的些銀鐵相框裡有著發黃的相片,是那種特意把主角放在個橢圓霧邊形狀裡的人像照,感覺是家裡的一角而不是旅館的餐廳。時間還很早,餐廳中沒有房客在吃早餐,燈光沒有開,但是經由落地窗偷跑進來的陽光就已足夠了。穿著乾淨白色長袍、戴著白手套的小侍把早餐放在桌上,仔細的安排著咖啡壺的位置、確定果醬奶油和麵包都站在應該站的地方後,向我緩緩的點頭並說聲「Enjoy the breakfast」後,就再把寧靜的餐廳和溫咰的陽光留給我。

 

「嗯-好香好濃的咖啡」埃及大部分的旅館房價裡都有附早餐,但是咖啡充其量不過是杯「咖啡色的熱水」,其淡無比,點杯熱茶,送過來的又是已經有一層厚厚的糖粉沉在杯底,「這裡糖是不用錢嗎」在埃及兩個多禮拜了,終於在早餐時喝到真正的咖啡,小餐包還是熱的,奶油融在餐包裡的香味加上咖啡的濃郁,「啊--紅髮妞的建議真是太好了

 

坐在小客廳裡等著房間時,發現整個小客廳可以說是用古董堆起來的。地毯上是百年前流行的花紋,大台笨重的電視有著門簾可以拉拉關關,沙發是像宮廷裡那種鑲著雕刻木邊、暗紅繡花圖案的沙發布,有單人坐的椅子,也有貴妃躺椅般的慵懶,角落裡躺著一只嵌有青銅大鎖的黑木箱,木箱雖然有些斑駁,但仍可看見滿滿的花鳥雕刻,早年跟著主人飄海過峽來到這片新生殖民地,不知主人是回到了家園還是最後客死異鄉獨留它在這裡櫃檯裡的中年婦女端了盆新鮮的花到客廳,把花瓶放在有著美麗弧度灣灣腳的桌上,大略的整理一下花枝,再把夾在手臂裡的報紙平整的放在桌上,好和藹的告訴我,這些都是今天的報紙,我可以先看看報紙打發些時間,因為空房得等到午後才可以給我。這麼舒服的地方,我願意等,當然願意等。好幾份報紙在桌上,有法文報、德文報、英文的則有從英國的「The Times」,還有美國來的「USA Today」,當然也有毛毛蟲亂亂爬的阿拉伯文當地報紙。

 

「好久沒有看報紙了,都不曉得地球轉的如何」隨手翻翻唯一看的懂得英文版報紙,「唉-還不盡是些燒殺血腥、酒氣財色」,放下報紙,看著眼前的難得的寧靜,還是繼續過著隱居山林、與世無爭、桃花園裡無甲子的日子,畢竟這樣不問世事的生活得來不易啊。

 

有著陽台的單人房雖小但不擁擠,家具雖舊但不破爛,棉被床單散發著許久沒有聞到的洗衣粉簡單的清香,一個小書桌、一盞古典的小燈泛著黃黃的光,一個阿嬤時代的木頭衣櫥,好乾淨、好雅致的房間,還在洗手台上看到貼心的滅蚊器及尚未拆封的蚊香片,然後在每次回旅館後到櫃檯拿鑰匙時,總是除了鑰匙以外,還多了一片蚊香片。衛浴雖然是多間房客共用,但是不論什麼時候去都是乾淨清爽的,大大的浴室因為大窗戶而整間明亮起來,窗戶掛上了白紗,地板用的是小小碎碎的黑白瓷磚,古式塘瓷浴缸,白色浴簾,一個簡單的白色世界。發現旅館裡上從老闆下至打掃房間的太太,大家都好親切,「早安、晚安、你好」的喊著,看著打掃的婦人用心的擦著每個房間的手把,蹲下身來清理著角落裡的灰塵,隨手把歪掉了的桌巾拉正,與我這些日子感受到的埃及風大不相同。先前住過的旅館櫃檯像是小型雜貨店,什麼都賣,所以在一日出門前,順道問了一下櫃檯是否有賣郵票,結果被那位中年婦人嚴正的訓示的一番:

 

「我們Pension Roma不賣郵票、不賣明信片、不賣你旅行團、也沒有幫忙叫計程車、不賺這些小費,我們是真正在經營旅館的。」

 

「哦-是! Sorry!」真是感到些窘。

 

想想過去半個多月來曾經落腳過的客棧旅館,賣旅行團、紀念品,賣的熱熱鬧鬧,經營旅館反到成了副業,難怪只能用勉強乾淨來評分,破了動的床單也拿來舖,房間角落的地毯都翻開了還捨不得換,洗澡沖到一半沒水,廁所裡尿到一半停電,晚上明明不熱卻還要開著響亮如戰車似的冷氣,結果不只蚊子活動力減弱,自己也冷到皮皮挫。

 

當結束一天在外奔波及唇槍舌戰後,想回到這古色古香又溫馨的旅館是種很大的期盼,雖然沒有新穎豪華的設備,但在喧嚷吵雜的開羅市中,一處沒有人會來打擾你清靜的地方,變成是種難得的奢侈。

 

Pension Roma

169, Mohamed Farid Street, Cairo

Tel: +20-(02) 3911088 / +20-(02)3911340

Fax: +20-(02) 5796243

一號線地鐵,Station Al-Ataba下車

單人房含早餐(房內無衛浴),一晚三十埃磅(2002)

 

註:埃及於西元一八八二為英軍佔領後隨成為英國殖民地,英國勢力一直到西元一九五六年隨著英國軍隊撤出蘇伊士運河區而終告結束。   [TOP]

 

 

覺得這趟出走意猶未盡嗎?那麼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繼續出走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