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thought - Angkor

Photos | Postcards | Souvenirs | Afterthought | Ref Info | Cambodia-Angkor Home


 

 

 

去吳哥藥防虐嗎?

 

叢林裡的龐然大物、歷史上的曾經輝煌──吳哥

 

Madam,您有兒子嗎?

Madam,您有兒子嗎?

 

Shireen曾說過,每次去比自己家鄉還貧窮或是落後的地方旅行時,心裡總是免不了地掙扎,不是看不起這些國家,也不是自己不夠刻苦耐勞,更知道「窮」並不代表不快樂,但是看著他們的苦,我心頭就忍不住酸,眼睛也會跟著起霧。尤其當我見著小朋友也得在外辛苦謀生時,更讓即使還沒當娘的我也母性氾濫、一發不可收拾地難過。

 


孩子,回家好嗎?

撿拾空塑膠罐、可愛又令人心疼的巧克力小天使。

小吳哥護城河堤旁,有遊客們坐著讚嘆被彩霞所包圍的吳哥城,有當地人遷老抱小、吃喝不缺、草蓆不忘的野餐,有小哥哥一手拎著紀念品、一手牽著弟弟向觀光客拼命地推銷紀念品,有三兩個小女生搶著撿拾地上的空塑膠瓶、甚至杵在觀光客面前就為了人家手中還有一半礦泉水的瓶子。


望著小女生們為了是誰先看到的空瓶而嘰嘰喳喳地像要吵起來似的同時,一位頭髮白到發亮的白人奶奶主動靠過去,把手上一個空瓶給了那位看起來就要吵輸的瘦小女生,還又額外地遞了支原子筆給她。瞬間,拿到空瓶又多了隻筆的小女生是又樂又得意地彷彿打了場勝仗般的笑開了嘴。


不知為什麼,即使不渴,但Shireen卻也卯起來喝水。難道就是為了要在其中一個小女生朝我這兒走來時不讓她失望?或許吧!而在我喝得就快嗆到的當兒也還不忘提醒旅伴:「天熱,沒事多喝水,知道嗎?」


「是因為小女生瘦又小而使得臉上那對哩哩嚕嚕的眼珠子過大過亮?」我不知道。只知我一直望著那雙黑白分明、純潔美麗、還會笑的眼睛往我這兒笑過來。像個考一百分的小孩驕傲地交出考卷給爸媽般,我開心地把前一秒才清空的兩個空塑膠瓶拿給她。此刻,一個小女生與一個大女生對著彼此微笑、一起開心著。


「小女生為什麼開心?」我猜不著。但我開心的是,趕緊幫她把手上那個大塑膠袋填滿塑膠空瓶,然後她就可以早點回家。回去做功課也好,回去玩耍也可以,總之就是回家去做些小朋友該做的事就好。

 


Madam其實不好當
Tuk Tuk司機不曉得跑哪去躲太陽?旅伴與我只能坐在車上研究這Tuk Tuk的製造與結構。


Good afternoon, Madam! Good afternoon, Sir!
 

若不是回頭見著個柬埔寨小女生,這美麗又標準的英式發音真會讓人以為是個英國觀光客在對我們打招呼。
 

這袋就快滿了,小朋友應該可以回家了。

眼前這位同樣有著巧克力膚色與天使般笑容的小女生沒有比那些搶空瓶的小女生們高或是多點肉,同樣是瘦小、但卻同樣有著雙漂亮的眼睛。她不單對著我笑,還拉著我東聊西扯。和小女生聊天其實是頗愉快的,因為她的英文發音真的是讓我慚愧地漂亮啊!


小女生問我打那來?喜不喜歡吳哥窟?要在這裡待多久?……等等。反正就是與所有試圖要我掏錢包的小販們問的都一樣,也可以說這是他們的招待觀光客的問候語大全。


在照規矩地完成這個首次見面的對話後,輪到我開始一段新的對話:


「妳今天不用上課嗎?妳幾歲?妳的英文很棒,跟誰學的?」


小女生說她十三歲,已經大到不需要去上學了。她的鄰居教她英文,所以現在她可以幫媽媽賺點錢。然後她告訴我,她有很多很漂亮的手鏈,而手鏈掛在我的腕上後,會讓我更加美麗大方……。


得挺起腰才看得見繞著Tuk Tuk邊走邊說話的她,因為她真的是很矮小。即使我知道、也看到柬人普遍嬌小,甚至比先前經歷的越南人還更要小,但怎麼看,都不像個十三歲的小女生。十歲左右吧!我心想。


「謝謝妳!但是我不需要手鏈。」嘴上這麼說,可其實心裡是很難過。是的,就是莫名的同情與憐憫,使得這聲拒絕也讓我傷心。


「您不需要手鏈,那您需要什麼?我還有明信片、絲巾……,Madam,告訴我,您需要什麼?」小女生倚靠著Tuk Tuk,大眼睛對著我眨啊眨。


「謝謝!我真的什麼都不需要。妳英文這麼好,這麼聰明,應該要繼續上學……。」
年紀稍長後的Shireen真的是常常這樣莫名其妙、毫無意識地就開始說教了。不過在我還沒發現自己已經開始三娘教子時,小女生就打斷了我那還沒結束的苦口婆心:


「我不用再上學了,我已經畢業了。您真的什麼都不需要嗎?那您為什麼要來這裡?來到這裡,又什麼都不需要?為什麼?為什麼?」


我啞口無言,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下反而覺得自己是個謊言被接穿的壞人。


「Madam,那您有兒子嗎?」小女生把她手上那堆叮叮噹噹的手環、手鏈放回去那只破破舊舊、資源回收數次的塑膠袋裡,但她那雙大眼卻很認真地凝視著我。


「兒子?喔!現在沒有,以後不曉得。」這下我是實話實說,但也同時訝異著會有這碼子問題出現。


「Madam,等妳以後有兒子,我嫁給你兒子好嗎?不管在台灣、還是在德國,我都願意。」小女生不經心地整了整自己的頭髮時這麼說。


鼻頭一酸、心一軟,就在要開口問她手鏈一條多少錢的當兒,Tuk Tuk司機出現了。小女生一看見Tuk Tuk司機,對著我們笑一笑、揮揮手、轉身跑跑跳跳地離開。幾步後,小女生回頭,就在她身後被捲起的塵土飛揚中,大聲地對著我們喊著:


「Have a nice trip! Bye!」


我對她揮揮手,沒有說什麼,但旅伴卻在這時出聲了。

 


孩子的未來、國家的希望

遊人總是捕捉妳的微笑,而妳是否也看顧著在妳微笑底下生活的人呢?

「我知道妳快被打敗了!不過還好,最後妳還是沒有向她買東西。我們都很清楚,我們不能向小孩子買東西,因為這樣不是在幫他們,而是在害他們。害他們的父母食髓知味、害他們繼續地被留在街上賣東西、害他們回不了學校……。這道理妳瞭解吧!妳也不想害他們吧!」


這些我都知道,也都明白,更清楚的意識到這是他們的生活模式,但就是止不了心裡那股揪揪的酸。


停留吳哥期間,我向一個國中生模樣的男生買了一美元一串十張、大概是十年前盜版印刷、紙質爛到連原子筆都無法書寫上去的明信片;從一個還穿著學生制服的女生的手上挑了條到現在都還躺在衣櫃裡的絲巾;自一個只會說「哈囉」的小妹妹手裡接過罐溫度三十度的可樂……。


旅伴自始至終總是很有原則,也堅守信念地不向任何童工或是有童工在幫忙買賣的小販購買任何東西。而對於我的心意不堅,起先是制止,而後規勸,最後則是搖頭嘆氣。只因我總是有藉口、理由充分地說:


「現在都下午五點了,學校放學了,所以還可以接受啦!」、「那個已經國中生了,夠大了!」、「這個,這個幼稚園沒去讀也沒關係的啦!」……等等。


童工問題,這世界到處都有為了家計而出門謀生的童工,但旅伴認為眼前不單是童工,而是成年人利用小孩子的純真、利用觀光客的憐憫,為了牟利而犧牲孩子們的受教權、剝奪孩子們應有的童真歲月,只顧眼前短利卻無視孩子前途與國家未來地藏身於孩子們後頭數鈔票。


我認同旅伴的堅持,相信孩子們是國家的希望──尤其是正要站起來的國家,而教育更是孩子們的未來,換言之,也就是國家的未來。唉!但Shireen也不得不提醒旅伴,當肚皮都撐不飽的時候,有幾個鄉民們會有如此的遠見去想到十年、二十年後的事情?

 


去過吳哥的朋友們都有被小朋友包圍的經驗,還沒去吳哥的朋友們也多少都聽過些故事。這世界,本就是由富貴奢華、貧窮困苦、美麗、醜陋、助人、自私、愉悅、痛苦……等等所組成。既然決定要走看這世界,那麼就全部買單、全都裝到行囊裡去吧!

 

 

Shireen小聲說:

朋友們說,我這種人正是標準的「善心被利用」人選。

 

或許吧!而且是年紀越大,母性本能似乎更加地茁壯?看見小孩子受苦,心裡就會酸好久!Shireen還沒有小孩,是否有了小孩後,被自己的小孩每天照三餐外帶消夜的「操」後就會不一樣?天知道?還是會因為有小孩後而更深刻地將心比心?

 

以前年紀小時,沒有這麼天大的愛心,但自從家裡陸續添了小朋友後,升格成為「小阿姨」的Shireen就慢慢地有點變了。看見孩子們的苦,不自覺地就會聯想到自家的小朋友,心也就跟著疼起來。

 

Shireen很怕看到在街上行乞的人,斷手缺腳的那種還好,因為即使身體有缺陷,但應該還是有工作能力,可見著老人與小孩就會跟著難過--尤其是小孩。不幫不是--萬一人家真的需要幫忙?而幫了也不是--如果背後有可惡的集團在操作?然而,每每匆匆走過後, 總是帶著滿心罪惡感回家。既然光明正大的助人行不通,那麼只好私底下偷偷地來囉!

 

創世紀基金會」、「兒福聯盟」與「家扶基金會」是Shireen常去光顧的地方。雖然我明白我能幫的不多,但至少我知道,有那麼幾個需要幫助的人會因為我的小小善意而使得他們的生活有些許的改善,這樣也就足夠。

 

如果您每個月少個五百、一千,或是忘記嗑幾杯星X客咖啡也可以活得好好的話,去上面這三個網站逛逛吧!你我都會老,而孩子們則是沒有選擇是否要來到這世界的權利、沒有選擇父母的機會,但就因為你我的小舉動,他們可以活的更有尊嚴、更有希望。

Jan-26-2008

TOP

 

123

 

其餘文字尚在整理中,請稍候!

或者,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去看看在其他國家發生了什麼事?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