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 | Postcards | Souvenirs | Afterthought | Ref Info | Namibia Home | Botswana Home


 

 

納米比亞序曲

 

獵殺,純粹「Have fun」

 

曠野裡、星空下,感動的毛坑

 

動物界裡又一類──問題類動物 (Problem Animal)

獵殺,純粹「Have fun」

 

為了野生動物而遠赴非洲南部的觀光客大致上分為兩種:一種是興奮到眼角泛淚地看動物、另一種則是滿眼粗暴血絲地用獵槍去殺動物。

 

 

We are in Africa

在皮膚黑到晶晶亮的海關官員面前,後腦杓的陣陣灼熱來自身後大概有一群斑馬之多的旅客眼神,不意外地Shireen又再次奮力解釋著Republic of China不是China,而是Taiwan。不怎麼驚訝地,官員與他隔壁的同事磯喳地就要咬下彼此的耳朵之後仍然沒有結論。高階點的官員來了,翻來翻去地當看小說,我的小綠護照又再次被拿到後面那百葉窗簾全部蓋上的小房間裡去。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看」著象群自由自在地穿梭,來非洲南部「看」動物的觀光客就是這樣忍不住的爬出窗口。(這位姐姐的不良示範,小朋友別學喔!)

等啊等,We are in Africa。非洲什麼不多,看來時間最多,所以繼續等啊等。望著檢查護照櫃檯的後頭還有個小窗口,小窗口前擠滿滿一堆堆土丘似的旅客,許多從頭到腳一身土其色,袖子、襯衫、褲子上數不清的口袋更是可以把至少三十五國的硬幣分門別類的全部裝進去......,反正各個都是一付印第安那.瓊斯打扮。

 

「除了檢查護照,還要再繼續被烤問些什麼嗎?」護照都還沒拿回來,卻已經開始想著下一關要怎麼過?

 

「大家這麼雅、閒情逸致的連樂器都不忘記帶?在曠野中拉首獅子都會逃跑的殺雞小提琴夜曲或是來段空谷回響的陽明春曉應該是不錯……。」盯著那些人手上的一盒盒堅不可摧,就真的與以前樂團裡些把樂器比做天下唯一的團員手裡的樂器盒沒兩樣。

 

「呆啊!We are in Africa。妳以為這是哪?維也納聖誕音樂會啊?那裡面可裝著一管管的獵槍啊!」旅伴有點憂傷地這麼說。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這麼一雙水汪汪的眼,怎麼可以就因為「have fun」而讓美麗的眼睛失去光芒?

 

 

有價與無價

獵殺一頭沙漠象的許可証價值美金四萬,許可證由政府販售簽發,別無分號。每年發出的許可証數量有限,客倌要買請早,錯過了,請等明年或者選擇其他動物。

 

沙漠象是眾多被獵殺的動物名單中最受爭議的一纇。沙漠象保育組織為了讓象群繼續存活下去而付出的可不單是一張許可証的美金四萬,還得把因一場獵殺行動所衍生的各種週邊經濟效益給算進去:例如這類殺手觀光客所需的高檔住宿、飲食、野外活動、專業狩獵領隊群、事後當地居民可分得的獸皮與肉、還有最後那最值錢的象牙……等等想得到與想不到的都得計算到帳單裡。林林總總的,談判桌上最後的價碼就是──買頭成年沙漠象的活命代價是美金20萬,而且有錢還不見得買得了單。

 

象是很聰明且記憶力超神的動物,各種生存技能都靠老的傳小的,一代代的傳下來,野生沙漠象更因生存在惡劣的乾旱地區而自成一個特殊的族群。一頭成年象平均一天需要兩百公升的飲水,而在大象自己龐大身軀所造成的陰影是唯一可以擋太陽的黃土遍遍找水?談何容易?它們其實不找水,而是記得分散在每個角落的水源點──那些從象爺爺、象奶奶、象姑姑、象媽、象爸那兒口口相傳的代代記憶。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沒了象媽媽的呵護與傳授生存密笈,象寶寶根本沒有機會長大。

 

大老遠飛到非洲南部來開殺戒的那些自稱是「獵人」的人,他們會甘願這麼一趟就為了幾頭野豬或是滿山遍谷遠看如灑芝麻般多的羚羊嗎?是嗜血成性還是野心越來越大?許多殺手眼裡漸漸地只看到猛禽與「大」動物。自然生態裡的獵殺是大的吞小的,而且還會撿容易與老弱病童下手。扛著獵槍加入獵殺的人,瞄準孔裡卻只有越大與越兇。

 

是否大身軀與大象牙就代表著挑戰?象爸、象媽們從此倒地不起,象寶寶取得生存知識的傳承也就此消失。象寶寶不知道該哪裡有水?何處有食物?又有哪些生物該避?那些道最好繞過?若其他象媽媽不肯接收孤兒,很快地,失去媽媽的象寶寶也會躺下去。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豹(Leopard,上圖)與獵豹(cheetah,下圖)也是大家搶著獵殺的主角之一。「偽」獵人視為高挑戰,農/牧場主人則視為眼中釘。豹媽媽若掛了,那些跟小貓沒兩樣的小豹也將跟著一起遭殃。

 

許多豹與獵豹也如同象寶寶這般先是變成孤兒,然後因為還沒從媽媽那兒學到所有功夫而活不下去的也很多。他們不是不知道如何獵食?就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把敵人當朋友般地交心去。部分被發現的孤兒會被好心人送到私人動物保育機構,有些只能被當寵物般餋養、終老一生,有些則有機會被納入放野計畫裡訓練,期待有昭一日重回山野。

 

相較於被獵殺的野生動物,更可憐地是那些被養來作為獵殺標的物的偽野生動物。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帶著拖油瓶小孩的媽媽總是槍靶下的簡易目標。為了小孩瞻前顧後,媽媽不會像其他同伴那樣遇到危險時就拔腿狂奔。而跑不快或不曉得該往哪逃的小寶寶不太常中槍,而是野生生態裡的掠食者最愛。即便如此,做娘的為了救寶貝也常奮不顧身地與獅子或豹搏鬥,也有成功救回小寶貝的時候喔。

令人嘆息的是,當在它們背後蠢蠢欲動的是把獵槍而不是其他掠食動物時,再奮勇的反抗也是枉然。

 

動物天堂也悲傷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這頭,動物保育組織掏心掏肺地告訴大家如何在經濟收益與生態環境中取得平衡;另一頭,有人槍桿子擦得光光亮等著子彈上膛。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行李輸送帶這兩個箱子裡頭裝的正是令人感到氣憤的謀殺工具。

在非洲南部,許多規模僅次於國家公園的私人莊園擁有大片大片的土地,這塊土地上也居住了許許多多的動物,從嚼草的到啃肉的,這些動物在這園裡自成一個生物鍊。在野外找一頭獅子,需要的除了運氣,還是運氣;但在莊園裡,卻只消熟悉園裡動物習性的管理員(Ranger)與些作弊撇步就可滿足那股扣下扳機的快感慾望。

 

偽狩獵的進行方式有許多種:需要點功夫的追蹤動物足跡、作弊的無線電追蹤(動物身上都已經被裝了訊號發報機構)、還有針對肉食動物的最低下手段──誘食獵殺。

 

管理員會先殺頭斑馬或羚羊類的動物,切下後腿或一大片肉,再將這塊血液依然溫熱的誘食拖綁在車後,繞著肉食動物常出沒的領域拖著。腥羶氣味就這麼一路地留在地表上,直到最後把這誘食綁在某個固定點。「偽」獵人不需追蹤動物,連走路也省了,令人感到很不齒地就是找個遮蔽處、把獵槍準心點朝向那塊還在滴血的肉瞄去、正餓著肚的肉食動物循著他們所刻意留下的血腥地圖來到眼前、扣下滿心殺戮慾望的愚蠢扳機……。運氣好點的,「碰」地一聲也就結束;遇到手藝不精的,可憐的動物只能在身上多留下幾個洞。

 

天天在莊園裡巡邏的管理員對於園裡的動物情況瞭若指掌,甚至只要他們願意,一隻隻地如家裡寵般地取名都可以辦到。然而,這些動物終究不是寵物,他們的工作先等著吃子彈,接著像個填充絨毛玩具似地在相機前被擺佈著,直到那些自認為自己是征服者的「偽」獵人滿意。最終就是一幅令人噁心的照片──手抓大獵槍的殺手或蹲或站地挨著被他們所獵殺的獵物身旁,一個個跩得二五八萬、不可一世的嘴臉。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自然生態裡的弱肉強食、追殺果腹天天都在上演,但Shireen就是無法接受因為一句「Have fun」而去進行獵殺。

 

 

獵殺,需要哪些理由

Shireen沒有加入任何保護動物組織,也不是素食主義者,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從小會把街上的流浪貓狗撿回家洗澡、餵飯吃的普通人。

 

如果你也有把獵槍,把打獵當作是種運動、嗜好、興趣、還是單純地就是Have fun……等等(各種原因、理由、藉口隨人說),或許你會批評如我這般的過度反應是矯情、做作。這是一個自由市場,有需求就會有供給。有人願意花大把鈔票,就為了滿足扣下扳機後竄入鼻腔裡那波夠嗆的火藥煙硝與映在血絲遍佈眼球中的應聲倒地;同樣地,有人為了賺這數很久才數的完的鈔票,自會領著一管管獵槍去找尋、去設陷、去瞄準、去獵殺。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真想衝過去問:「這位殺手,請問你這把槍謀殺了多少無辜的動物?」

 

入境那天,在機場看著一個個閃亮亮的鋁合金箱子,心裡只感到不可思議。與動物們處了三星期後的離境那天,機場裡依舊是滿坑谷、大小長短不一的鋁合金箱子排著等check-in,只是這時Shireen不再看到武器,而是一個個不辭辛勞、大老遠飛來動物天堂裡的謀殺客。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白人來之前、政府出現之前,這群靠追蹤獵物、設陷、弓箭的天生獵人就已經生活在這片大地。現在,一切都變了。

「政府」二字、路華四輪傳動車與來福槍抵達非洲後,那些在這之前、世代就靠打獵與蒐集植物為生的天生獵人--閃族人(San People)卻反而不能夠在他們的土地上繼續打獵。在獵食是天經地義的殘酷生法則存年代,掠食者總是躲在叢林荊棘之後、伺機而動;而今,獵殺不過是場血腥遊戲中的角色扮演,掠食者大辣辣地坐在有冷氣的辦公室裡與呼嘯過往的路華四輪傳動車上。

 

以前,人們為了活下去,所以打獵果腹。現在,為了「have fun」與笑死人的「Sport」、「Hobby」之名,他們獵殺動物......。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靜靜地美到不太真實的天堂背後有著令人不堪的醜陋。

 

直到現在,偶爾從口袋裡伸出的手仍不經意地沾上幾粒沙,紅一點的是喀拉哈里沙漠,稍微淡一點就是納米比沙漠。望著手裡一粒粒紅得深淺不一的記憶,忍不住想起在非洲南部那麼一大塊土地上,有人自掏腰包、到處奔波募款地救動物;有人口袋更深、長途跋涉地殺動物。那裡是動物天堂,但卻又不是天堂。

 

 

 

 

Shireen小聲說:

獵殺,真的是門很賺的市場。以前,逛逛動物園,撿小貓小狗回家,從來不知道也沒想過這個黑暗面。

 

政府相關部門販賣提供價格不等的狩獵許可證,私人野生動物園從Shireen這類「看」動物的觀光客身上賺不多,轉型為狩獵動物園後的收入則是相當可觀,除此之外,最最讓人氣結的是航空公司也跟著變相推廣。

 

納米比亞航空(Air Namibia)提供額外免費10公斤託運行李服務給攜帶狩獵槍枝用品的旅客,南非航空則是5公斤。

 

「這,這是怎麼來著?有槍管的就火力比較大嗎?」

 

我們這些光用眼睛看動物的觀光客想把自己的帳棚帶著去,怎麼凹都無緣享受這般優惠,而那些擺明著去殺動物的謀殺客卻有如此的貴賓待遇?錢錢錢,一切向錢看。

 

自駕又露營的我們對當地的經濟貢獻的確沒有那些扛著獵槍的偽獵人多。他們住豪華莊園、美食美酒、購買申請狩獵許可、雇用頂級嚮導群、出門狩獵有無敵四輪代步和一卡車的廚師與佣人前呼後擁……,這些那個不需要錢打點?而光按快門不扣扳機的我們在超市裡跟大群黑人搶便宜食材、睡在自己剛架起來的帳棚裡、看不看得到野生動物全憑自己的運氣……,這些也都是得花錢,只是沒有謀殺客們花的那麼超乎想像的多。心裡是一百一千一萬個為什麼?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想想也悲哀,長得壯碩的、兇的、跑得快的、大暴牙的......,都成為偽獵人的獵殺對象。大概只有這樣小小的,沒什麼經濟價值的就可以很快樂的在動物天堂裡生活著。

 

 

 

Shireen哈啦啦:

提到這些大家都曾聽過,但總是別知道會較開心點的事實總是令人傷感,所以以下來些閒扯,調整一下囉。

 

在那兒,看動物喊「Game view」,包車帶人地去找看動物叫「Game drive」,那塊林子裡「Game很多」就是動物很多,今晚桌上有「Game」代表著晚上有肉吃......。如此延伸,所以你是Game,我也是Game?當然不是這樣啦!Game,一般泛指有經濟價值的獵物,例如逮來是為了轉賣或宰來可填飽肚子的那些動物。

 

自從決定去納米比亞看動物後,Shireen有事沒事、有意無意地總是想像那會是個怎樣的景象?距離會有多近?獅子狂吼有多大聲?(獅子沒有吼,倒是被象群衝過來時的天搖地動與超低分貝的宣示主權給嚇到)

 

出發前,有一晚,也忘了是什麼時候,Shireen做了個夢,一個應該歸類為Game View的Walking a Hippo。 不曉得哪家莊園有提供這個活動,好讓我的蠢夢成真喔?

 

 

Shireen《離家出走》納米比亞|

夢裡的水下Game View很輕鬆,就像溜狗一樣地在河裡溜河馬,這個Game View會看到什麼,就看當天河馬愛往那兒去囉!

請注意,這是Shireen姐姐的大頭夢,從沒有練過,小朋友請勿學習。河馬雖然沒有列入「非洲五角頭」追緝公告中,但實際上卻是非洲最第二危險動物。

誰是第一呢?」蚊子啦!因為傳染瘧疾,所以喊蚊子第一名。

Dec-07-2009

TOP

 

 

下一篇:曠野裡、星空下,感動的毛坑

 

1234

 

 

或者,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去看看 在其他國家發生了什麼事?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