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thought - Germany

德國背後碎碎唸

Photos | Postcards | Drawing | Souvenirs | 我在蠻邦(5 Seasons of Germany) | Afterthought | Ref Info | Germany Home


 

 

威瑟河畔四百里(下)

 

威瑟河畔四百里(中)

 

威瑟河畔四百里(上)

 

20☆C+M+B+08。這一個世界

 

當一整年的幸運來按鈴

 

人客啊,請抬頭─斯圖加特聖誕市集

 

HO-HO-HO-聖誕老人進城囉!-2007德國聖誕市集

 

深秋三部曲之秋味-野菇的秋天

 

深秋三部曲之秋音-秋語呢喃

 

深秋三部曲之秋色-美麗與哀愁

 

深秋三部曲之秋味─葡萄成熟時

 

越冷越瘋狂的地方2-德國嘉年華會.線上瘋狂

 

越冷越瘋狂的地方1-德國嘉年華會

 

神佑吾家-20☆C+M+B+07

 

聖誕老人進城來

 

人生路上的旅人─老鄉,您保重了!

 

德國人的麵粉袋,外國人的圓月亮

 

蘋果酒的故鄉─法蘭克福

 

名模Heidi Klum的最愛-勃肯鞋(Birkenstock)

 

經濟實惠又很德國的小禮-德國小甘菊護手霜

 

巧克力Bye-bye!小朋友也要換口味-小熊軟糖

 

就別再改了

 

霧裡看蠻幫

 

亞利安超人

 

鹹魚之夜

 

Golden October

 

Titisee? Königsee?

 

 

深秋三部曲之秋味-野菇的秋天

 

軟軟的青苔如地毯似地捧著脆弱的野菇。

「原來秋天也可以這麼好玩?」

 

秋天能做的事可不只有眼巴巴盯著肥嘟嘟的葡萄流口水或望著發黃的樹葉做首詩,還有更美味、更有趣的在秋天的樹林裡等著呢!

 

 

 

 

 

 

 

野菇獵人

秋天的森林裡不單只有秋紅喔!

一起來找找看還有什麼?

 

進樹林,是為了更靠近秋天,可樹林裡卻有著另一堆不為了秋天而進樹林的人。他們眼利如鷹,怎麼藏都躲不過他們的眼;他們有廖添丁的身手,山壁深淵也難不倒;為了幾秒鐘的享受,他們不怕死的精神不輸神農氏……,因為他們──野菇獵人──是群為了秋天而存在的獵人。

 

野菇獵人的裝備其實很簡單:一把小刀、一只竹籃、還有最重要也是動物最原始的本能──貪吃。野菇是脆弱的,需要溫柔點對待,不能粗里粗氣徒手「挫」菇,當然得用小刀才能留下一整顆漂亮的野菇。野菇需要空間與呵護,因此一個寬大的竹籃才不會讓三、五小時的獵菇成果化為一團泥。野菇是愛玩捉迷藏的,所以強烈的吞嚥慾望是耐心能量的來源。

 

此趟尋寶中長的最好笑的「蛋頭菇」。仔細睜大眼睛看,否則還真被這偽裝色給唬過。

「蛋頭菇長高了!」

依生長方式與外型,應該隸屬「傘菌目鬼傘科」。這把傘從開傘到爛掉只需幾小時,因此運氣好才遇得到「鬼傘」!而我不只看到了傘,開傘前的「傘蛋」都被我找到了!

 

野菇、野菇,在哪裡?

我到處看、仔細看、用力看到頭都暈了,還是沒見著點長的像香菇、草菇或金針菇的東西,可是眼睛餘光卻瞄到身旁不遠的獵人老伯一直在東挖挖、西翻翻、頻頻丟「東西」到他的籃子裡。為了驗證是否真有野菇存在,再怎麼破爛的德文都得出場。

 

「大帽菇」?

看起來肥肥、肉肉的,不曉得滋味如何?

 

遊魂似地飄到老伯身邊的Shireen為避免引起敵我意識,用著不在乎又很「順便」的口氣問著老伯在找什麼。老伯轉身看著我這個沒刀、沒籃、連個裝「東西」的塑膠袋都沒有的都市人,應該是感到威脅解除,轉而興奮地像個剛收到聖誕禮物的小朋友對我展示著籃裡的獵物。籃子裡大概半滿,野菇長相也還真多,有巴掌大,也有鼻屎般小,有牛奶的白,也有看了會捏鼻子的土褐。

 

老伯細細地拿起那個大巴掌,直說這個最好吃,還特別交代不能用水洗,只能用刷子輕輕地把泥土刷掉,然後裹上蛋汁、沾了麵包粉屑後下鍋煎……,邊解釋、邊說好吃的程度絕對讓我忘記呼吸。而那些沒比鼻屎大到哪去的就和著橄欖油與醋醃起來,雖說不至令人忘了呼吸,但至少一年四季都有秋天野菇可塞牙縫……。老伯嘴裡嘖嘖聲不斷,講得一付要送給我巴掌菇似的傾囊相授……,結果還不是又放回去自己的籃子裡。

 

這一陀陀菇屬於「硬皮馬勃目硬皮馬勃科」,別看他肥肥圓圓、肉很多的樣子,其實皮硬得像石頭、吃不得,雖然與「馬勃目馬勃科」同是一肚多子多孫的寶貝灰──孢子,但卻沒有俗名「馬糞包」、「灰包」的「馬勃目馬勃科」那般神奇功效──孢子外用可止血、內用可治咽喉痛。

 

像不像「廣東目藥粉」的廣告?哪裡破就噴哪裡!可說實話,Shireen除了吞過行天宮的香灰,其他的「灰」還真沒吞過。大家也看看就好,別真的衝動地去吞,沒有過關帝爺的爐,是沒有保佑的!(哇拉拉,我在說什麼啊?)

 

「硬皮馬勃」與「馬勃」乍看之下長的很像,Shireen一開始就被搞混了,講了堆錯誤消息,後又查詢了些書與資料,總算知道如何幾個簡單的辨別法則:

 

「硬皮馬勃」外表超硬,所以可以拿跟樹枝戳戳看就知道!再者,「馬勃目馬勃科」尚為幼蕈時,體內的孢子尚未成熟,切開後看不到「灰」,且是可以食用;而「硬皮馬勃」不管熟不熟都是一肚子灰。(這只是視覺上的分辨方法,可別以此當作「味覺」準則,拉肚子可別來找我咩!)

 

據外型判斷,可能是「蟻巢傘」,但我沒去挖「蟻巢傘」的下方是否真有廢棄蟻巢?

 

這道人間美味,因與白蟻共生的特殊習性,至今尚無法人工培育,在野外遇到她是福氣啦!

 

下筆至此,Shireen不得不搥胸,就這樣與美味擦肩而過喔!

 

 

 

獵菇去

溼度夠又在陰影處,因此在青苔附近總是容易看到野菇。

找野菇,跟著這麼愛吃的野菇獵人身後就對了!反正我兩手空空,一點競爭力也沒有,老伯看來也還頗自得其樂的說著,即使我不見得聽得懂。

 

首先呢,陽光遍灑的地方就別費心了,背光、陰暗、葉片下翻一翻準有菇菇現身,但可不能見菇就出手喔。沉住氣、觀察一下,顏色太鮮豔的通常不是好貨色,可能有毒,千萬別逞一時口快,輕著舌麻頭昏、幻影重重,抑或腹痛如絞、坐坐馬桶,重者就可能因此提早去見上帝、佛祖、阿拉……。

 

「找菇不難、辨菇難!如何分辨有沒有毒?」這可難倒了口水比汗水還多的Shireen了。

 

 

瑪利兄弟的超級飛天菇

「瑪利兄弟」的超級魔力菇?

「傘菌目鵝膏科」的飛天菇

德文:Fliegenpilz

英文:Fly agaric 或 Fly amanita

真的有這麼毒嗎?倒不至於飛去見上帝,只是少量服用所產生的幻覺讓人有飛起來的感覺吧!飛天菇也稱「毒蠅傘」,是真的可以殺蒼蠅喔!把飛天菇切片泡在牛奶裡,就會引來蒼蠅的自殺式奔 奶。

老伯口裡邊說、雙手不閒著地正在群咬人貓裡摸索,好像咬人貓已變身成粘人的家貓、不再咬人。真是好個獵人,有著比象皮還厚的保護裝置:

 

「聞聞看、吃吃看,這樣就知道囉!」

 

「阿伯,您唬我啊!吃吃看?您當我神農嚐百草嗎?有些野菇可是一輩子只有一次機會嚐到,嚐完了就拜拜了。城市裡長大的我再怎麼沒常識,也不會蠢到這地步吧?」

 

這些話當然是沒說出口,即使想嗆回去,一口爛德語還嗆不出口。不過我相信我的眼睛的確把這些話給傳了出去。

 

「呵呵!小姑娘,開玩笑啦!別相信我!來來來,我來教妳幾招基本的……」老伯用了手上剛從咬人貓嘴裡搶來的野菇說著:

 

「看看這個『菌摺』,OOOXXX……,還有這個『菌環』要是長得XXXOOO,或是有『菌托』的是XOXOXO……,那是個毒菇的機率就很高了……。」

 

以上的圈圈與叉叉就麻煩各位自行發創造力,Shireen聽不懂、也掰不出來,萬一亂講、吃出人命,這還了得。至於那些個菇菇專有名詞,我連中文怎麼說都沒聽過,就別提德文了。總之都是事後看書才知道平常用把「傘」來形容的菇菇可有著很多部位的分別與名稱。

 

老伯應該是擔心我總有一天被自己給毒死,所以最後給了個良心建議──去上課。許多縣市的成人社區學校都有開設「菇菇班」,專門教民眾辨識與烹煮野生菇。在野菇生長高峰期也提供免費鑑定服務,主要針對像我這種愛吃又不唸書的貪吃鬼,可以把採到的野菇請老師幫忙篩選。如果是我,應該是拎著一大籃的阿里不達去請教專家,而最後被挑到只剩下一兩顆的含淚離開吧?

 

 

秋日尋寶

「不認識野菇、不採菇,看看、找找總可以吧!」就是這樣的座右銘驅使我心甘情願地為老伯做白工、幫忙找菇去。

 

剛開始真的是很困難,盯到三D畫面都出現了也看不到個菇仔子。深深地吸口秋天的清涼、漸漸地緩下急躁的心情後,還真有眼睛越來越尖的感覺。一時間,柳暗花明的這裡也有菇、那裡更是一堆,開心的很呢。

 

「菇菇也有黃色的?」不是像火鍋裡的金針菇那種淡黃,而是頗艷鮮黃。真懷疑這麼美麗的菇可以吃嗎?

 

這個比大便還臭的傢伙,人家真的是個「菇」呢!

遠遠看到鮮豔的顏色還驚為天人呢,結果越靠近越令人想吐!比放了三天的死魚、五天的豬肉還臭,超噁心的!

「鬼筆目籠頭菌科」的這個Clathrus Archeri (我找不到中文譯名,只知道俗名喊「Octopus stinkhorn」,「章魚臭角」?)從成熟時期的伸出海綿質菌柄(就是那個紅紅、像沾了大便的那個)直到腐敗只廢時數小時。

原來也是個有好運的人才看得到的!(好運?才會聞到這麼噁心的屍臭?)

雖然不曉得該如何翻譯「Clathrus Archeri」這個學名,但「Octopus stinkhorn章魚臭角」可是好記又貼切的俗名喔!

這個臭傢伙的原形長的像顆蛋(異形《Aliens》的創作者一定是被「它」嚇過),成熟後會有四到七支「角」破蛋而出,而角上那些深褐粘稠如便便的東西可是承載著綿延子孫的寶貝──孢子咧!

原本以為是自我保護功能的臭,其實是另有用途喔!臭氣相投的蠅類和其他昆蟲被吸引過來吃菇菇,然後昆蟲的肚子裡與身上就自然有堆孢子,如此飛來飛去的臭蟲蟲就可幫「臭傢伙」散佈孢子、傳宗接代去囉!

 

打破以往香菇、草菇、金針菇……這類餐桌上常看到的菇菇形象,菇菇天下真是大的不可思議。顏色很多樣,婚紗的潔白、Hello Kitty的粉紅、向日葵的艷黃、玫瑰的鮮紅……。形狀外表更是怪又多,常見香菇般平順乾燥、初生小狗的短短小毛、比鼻涕還噁心的濕濕粘滑、一陀像大便似的不規則形狀、還有的臭到讓人想吐的都有。

 

這個秋天樹林裡的尋寶遊戲,對我而言是好玩成份高於好吃,因此發現些怪里怪氣的菇菇時,亢奮狀態比吃了「神經性毒菇」還High。雖然我沒有老伯那個巴掌大的戰利品,甚至連個比鼻屎還小的野菇也沒帶回家,但在樹林裡,我找到了「瑪利兄弟」的飛天蘑菇、臭名遠播、足以薰死三里外所有會動的生物、可遇不可求的「鬼筆目籠頭菌科」、還有就是我那自己為新發現且自行命名的「蛋頭菇」囉!

 

成群結隊的出現,像不像火鍋裡的金針菇?只不過是開花了的金針菇。

「秋天,有味道嗎?」

 

有的,正是野菇的味道。但如果您與我一樣貪生怕死,那麼就加入這場友善的獵菇行動、找尋秋味卻不帶走她的尋寶吧!

 

 

 

 

 

 

 

 

 

出走獵菇小叮嚀:
1. 不吃有保庇:即使是毒菇,也要吃下肚才會中毒,因此「觸摸」是不會中毒的,但少數人對於部分孢子過敏,所以靠太近可能會有過敏現象。


雖說「摸摸」不會中毒,但我們還是做個大自然的好朋友,別見菇就動手動腳。野菇在自然環境中所扮演的「清道伕」角色很重要,斷了人家的後代與擾亂生態總是不好的。


2. 變不變色有關係:神經性毒菇的菇體受損後多呈藍色,請保持距離。


3. 洋菇仔別碰:即使您在台灣常獵菇,但到了國外還是做個觀賞野菇的好旅客,即使外型與您經驗中的野菇相同,但喝洋墨水長大的洋貨難保肚裡藏禍心。


4. 吃野菇,有四不:不生吃、不多種野菇混著煮、不搭酒類食用、不食用煮野菇的水。


5. 留顆菇、救一命:煮食與食用野菇時請手下留情,萬一歹運來,才有得循線解毒。


6. 野菇學問大:菇類世界是門學科,Shireen只是小有興趣地讀了些資料,所提及野菇種類與辨識方法絕非包山包海,更談不上專業,請別以此為依據。若您希望再多認識點野菇,請教專家與研讀專業書籍才是正確的方法。

 

 

 

Shireen小聲說:

別被那些什麼「種」、「屬」、「科」、「目」、「綱」、「門」、「界」的名詞給唬了!Shireen只知道那種菇好吃,其他那些讀起來還有點樣子的都是因為後來發了狠、買了本《野菇入門》來啃,也才有了些基本常識。

 

拍了堆以前從來沒見過的野菇,看著照片,真的是很想知道那些到底是什麼菇?是僥倖躲過我的饞?還是我該慶幸沒胡亂吞下?太多的問號讓我非找本書來看不可。

 

「讀過書之後,總該會辨別毒菇了吧?」

 

說會辨識毒菇,這是大話啦!只是在綜合野菇獵人的密笈與書裡的介紹後有了點大概:若遇到「菌摺」離生且同時有「菌環」或「菌托」的野菇,還是別碰的好。按照這般的大規矩,Shireen發現能被我帶回家的野菇還真是少的可憐。可能「物以類聚」,最毒女人心只有毒菇的機緣。開心找野菇是個好活動,若真要吃,我還是去市場裡找,會比較保險一點

 

「這些『野菇話』是旅行的另一種收穫嗎?」應該是吧。(雖然是個很奇怪的「野菇」主題?)

 

在旅行的途中,相信你我心中都會產生一堆問號,也許問號會在當下的詢問後變成句號,但總不免帶著許多問號回家。我曾說「看書,是自助旅行的第一步」,可看來「看書」不只是旅行的第一步,而是旅行中的每一步,甚至旅行結束、回到家後也還是旅行的延伸。

 

不知你是否也曾有這種感覺?旅行結束後,為了旅行中的問號而閱讀資料的當兒,那種腦中影像清晰與豁然開朗的滿足感?而這些字句給我的印象反而比旅行前的準備來得更深刻。

 

旅行前,我為了旅行而看書;旅行後,我還是繼續因為旅行而看書。我相信旅行帶給旅人們的學習是多樣且持續的──即使與旅行本身無關。

 

更多「野菇的秋天」

 

 

Shireen哈啦啦:

精神病院裡有位老婆婆,每日不管晴天還是下雨,總是不發一語的撐著傘坐在病院門口。醫生們各個都有詢問過老婆婆,但從來也沒有任何一位醫生得到回應,因此沒有人知道老婆婆為什麼這麼做。

 

院裡來了位新醫師,年輕、有抱負的醫師誓言要找出老婆婆為何天天撐傘又不肯說話的原因,所以他決定撐起傘、陪著老婆婆一起坐在門口,希望老婆婆會願意告訴他原因。於是,這位年輕醫生風雨無阻地開始他的問診工作。

 

第一天,這位醫生簡直與隱形人沒兩樣。

第二天,老婆婆沒看見這位醫生。

第三天,老婆婆還是沒看見這位醫生。

第四天,老婆婆連正眼都沒給這位醫生。

第五天,老婆婆依舊眼視前方、動都不動、連個聲響也沒有。

第六天,情況其實就是前五天的綜合,沒有任何意外。

第七天,兩人坐了一個早上後,老婆婆開始有動靜了。老婆婆總算是轉了頭,看了醫生一眼。

 

有理想、有志氣的醫生心裡高興的不得了,心想:「總算有回應了!這下證明我的『融入病人的世界並進而了解病人』的想法是對的,老婆婆終於要開口了……。」

 

的確,老婆婆在天荒地老後開了金口:

 

 

以上內容是道聽來的,只有「圖說」是Shireen自己的。

Nov-06-2007

TOP

 

 

下一篇:HO-HO-HO-聖誕老人進城囉!-2007德國聖誕市集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尚在整理中,請稍候!或者,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去看看 在其他國家發生了什麼事?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