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不離家。露營車狂飆小北歐

Denmark Home | Sweden Home | Norway Home | About Motorhome


 

 

什麼是露營車

 

租露營車有附哪些配備

 

我的駕照可以開露營車嗎

 

在歐洲開車難不難

 

魯賓遜才能住露營地

 

那裡租露營車?租金貴不貴?

 

那裡找營地?要預約嗎?

 

全設備Part-time Camper

 

到處都可以愛一下

 

長征一萬六千里

 

堅固黃金屋。別一個人進去

 

堅固黃金屋。到處都可以愛一下(新版)

 

德意志精神-井然有序以外

 

大海大海,浪漫又致命

 

帶著家,漂洋跨海去

 

愛露營的男人,我愛

 

喬遷之喜,入厝去

 

去旅行,正剛好

 

忙碌公路,不寂寞

 

 

 

堅固黃金屋(上)-別一個人進去

 

能夠想像最恐怖的公廁也不過就是髒,噁心到剛吞下去的牛排會反射式變成團絞肉吐出來、慘不忍睹到只恨自己的儲存量不夠……。從餵養中國糞坑裡的百萬蛆蛆到巴黎死要小費的廁所清潔人員,不論在無星還是五星?也不過就是蹲一下、啾個眼的地方,但能把公廁弄得像個監獄般的牢不可破且當作多角化企業般經營的,這才真要喊他第一名!

 

滴水不漏,保全第一
循指標步下位於車站地下室的收費公廁,其實不髒也不需靠著嗅覺走,只不過陰暗又冷風颼颼的地下室讓人感覺毛的而已。收費窗口擺明了就是付曾被搶過、然後加強安全措施的模樣──金屬架與厚重玻璃交織間只留下一個小小的、滑軌式、錢只進不出的小窗口,似乎給錢的手若縮的不夠快就會被關起的窗口給斬斷似的警示。

 

躲在車站地下室的收費廁所,一個牢不可破的堅固城池。

防彈玻璃後除了電視裡的妖精扭動不停外,空蕩蕩的不見看門的。直接拉了拉收費窗口邊通往廁所的門,門上鎖不打緊,但金屬門真的看起來還真厚重。敲了敲收費口玻璃窗,冷不防地桌邊於冒出一個頂著雜草、兩眼無神的大頭。大頭一臉大便的往窗口角一指,原來那裡有一個電鈴。雖然嘴裡說著:「Sorry!打擾您作夢!」,但心裡卻忍不住念著:「敲窗與按鈴,請問兩者間有什麼不一樣嗎?」

 

繳了五克朗的方便費,那大便臉還是面色不改的往左手邊的女廁門口一指,示意要我過去。看廁所的大便臉利用掛在收費口正前方的凸面鏡即可輕鬆的監視廁所入口的一舉一動。在廁所入口的我被一聲高頻率、為時約三秒的「嗶──」給嚇得差點忍不住,鈴聲如同買東西沒付錢就走出商店而啟動門口防偷監測器般的響亮,人則與做小偷被捉到似的手足無措沒兩樣。

 

「Open it! Open it!」大便臉喊著。

 

「原來他會說話!」終於被我發現。

 

相信我,這輩子沒遇過這麼重的門、這麼重的「廁所門」。這門,真不是普通的重,起碼15公分厚的金屬門讓已經是憋尿憋到到快站不直身子的我,這時還得注意在用力拉門時得憋對氣、用對力,謹慎小心地就怕用力用錯地方。一個側身可入的空隙出現後,馬上閃身竄入,而這道厚重的金屬門也沒有丁點的延遲就在我身後發出重又沉悶的響聲。

 

堅固金庫,孤獨黃金

「碰──」我沒有進過金庫,但相信被鎖在金庫裡的人所聽到的最後一個聲音,大概就是這樣一聲深沉又久遠的悶響吧!雖然這不是金庫,可基本性質差不多,反正都是留下黃金的地方,不是嗎?

 

「不用拿衛生紙給我,我自己有,拜託妳不要來……。」

廁所裡超級安靜,沒有鶯鶯燕燕擠在鏡子前的搔首弄姿,四面白瓷磚牆在冰冷的日光燈照耀下更是讓人感到脖子後陣陣涼爽,除了個壞掉的水龍頭發出單調的「滴-滴-滴-」,空氣也彷彿是固體般的隔音物體,什麼聲音都聽不到,連門外的任何聲響都聽不到。

 

「好個固若金湯的廁所!」被道15公分厚的金屬門關起來的感覺一點也不舒服,希望聽到點別的聲音,人的聲音,什麼聲音都好,即使要我忍受伴隨著平常最討厭的拉肚子連環爆音的副產品──大便臭味也好,想必軍隊與監獄裡的禁閉室大概也是把這般恐怖的孤立當作懲罰。

 

以前在外面上廁所時怕的是髒,現在則像被鎖在保險箱裡似的太寂靜。一個在台北市區長大的小孩,早已習慣一天近24小時的車水馬龍喧囂、少了午夜不時的尖銳煞車聲與「燒-肉粽」叫賣聲還會睡不好的人,這時真的開始感到不安,自己嚇自己的恐怖寂靜裡,隨便一個聲響都會嚇死人的。

 

到處無國界,千萬別一個人進去

這麼富裕的瑞典,一個不算小的城市──Helsingborg,不過是個公廁,就算要防人不付錢,也不需要弄道這麼厚的鐵門,把廁所蓋的像藏匿在地下密室裡的保險箱似的!草草解決,連洗手也省了,趕緊再度奮力抵抗那道把我關起來的厚重鐵門,投奔自由去。門外的世界有車聲、有人聲、有流動的空氣,連原本有點討人厭的大便臉這時也變得莫名的可愛。

 

用力吸口自由的空氣後決定,往後還是少看些亂七八糟的影集。被貞子嚇的不敢一個人看電視也罷,這下連遠在地球的另一端上廁所時都忍不住替洋鬼子擔心,擔心從馬桶或排水孔裡會冒出個霸佔洋鬼子地盤的亞洲鬼。

 

第二天,5小時10分,315公里,瑞典,Helsingborg。

沒人相信趕得上今天與山怪相約在奧斯陸(Oslo)的晚餐,但還是想著同樣的問題:「什麼時候他(她)肯說:『放棄北角吧!』」

 

May-19-2007

TOP

 

 
   

尚在整理中,請稍候!或者,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去看看 在其他國家發生了什麼事?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