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不離家。露營車狂飆小北歐

Denmark Home | Sweden Home | Norway Home | About Motorhome


 

 

什麼是露營車

 

租露營車有附哪些配備

 

我的駕照可以開露營車嗎

 

在歐洲開車難不難

 

魯賓遜才能住露營地

 

那裡租露營車?租金貴不貴?

 

那裡找營地?要預約嗎?

 

全設備Part-time Camper

 

到處都可以愛一下

 

長征一萬六千里

 

堅固黃金屋。別一個人進去

 

堅固黃金屋。到處都可以愛一下(新版)

 

德意志精神-井然有序以外

 

大海大海,浪漫又致命

 

帶著家,漂洋跨海去

 

愛露營的男人,我愛

 

喬遷之喜,入厝去

 

去旅行,正剛好

 

忙碌公路,不寂寞

大海大海,浪漫又致命

 

雖是個生長在四面環海的島國小孩,但搭船的次數可憐到用隻手就夠數。唸書時,總是找藉口搭渡輪到對岸的八里,但真是因為那兒的臭豆腐好吃嗎?不過是在濃濃柴油與腥腥河水中為自己塑造些水上浪漫吧!

 

 

搭船,別做我鄰居

談心看海之餘,別忘了看看救生圈怎麼使用

說不定會有施展臂力的機會喔!

在希臘與義大利旅行時都有搭乘海上水翼船的經驗,雖距離不長、時間又短,但那次不是手裡緊捏塑膠袋、額頭汗珠滴滴、一臉死白的把自己粘在座椅上後就再也不敢亂動?連偷看坐在隔壁帥哥時的轉頭小晃動所引發的大地震也總讓人後悔不該貪圖美色。別說海上風光多明媚,連尿急都不敢去上廁所,就怕還沒衝到廁所灑尿前,肚裡一堆東西就會從另一個出口跑出來。

 

我或許看不到自己的臉有多恐怖,但只要瞧瞧坐在對面乘客滿臉的關切與恐懼就如同看到面鏡子。一個個深怕我若真吐了,他們也會被那分解未完全的食物所擁有的獨特濃郁給誘導到不吐都說不過去的倒楣臉。大家可知道,暈船、嘔吐是具有傳染性的!

 

一個看著遊樂園裡正在驗證離心力原理的咖啡杯都會噁心想吐的人,還能夠期待什麼呢?

 

在船上的我總是看不到也感覺不到海水正藍、海天一色,還有什麼海風吹拂、蘿絲與傑克……等一切與「海」有關的美麗與浪漫,因為我的心裡只能反覆默念著兩句自我欺騙的話:「我正在坐車、就快要到了」,再加上偶爾一兩句反應事實的敘述:「X的!這水就不能平一點嗎?」。船靠岸後,只要人還有力氣爬上岸、還有力氣發誓不再搭船,所有認識與不認識我的人都該為我高興了。

 

 

夏蟲不語冰,海蟲不語暈

一邊閱讀著暈船藥用藥須知,一邊掐指數著該何時吞葯?還在想著要不要來個加倍份量?反正有病治病、無病強身……。這時,有人眼尾一抹詭異地看著我手上的粉色小紙盒:

 

「這是什麼?幹嘛看的一臉嚴肅?」

 

「嗯!暈船藥,得事先吃才有用!」我當沒這回事的輕鬆著。

 

一個愉快的航程,兩大兩小以外

當然也不會忘記外加一隻忠犬

「暈船藥?什麼時候需要吃這個?姑娘,我們搭的渡輪很大,大到可以在上面騎腳踏車,穩的很!而且航程只有40分鐘,還沒開始暈就要下船,妳別笑死人,連這也要吃暈船藥!到時候連到了平地都會嫌地面太穩固喔!」阿德沒有笑,但有時真的很討厭這種正經過頭的回應。

 

「記得最後一次玩『同心圓大翻拋』後的情況嗎?」我丟個眼白給他。

 

什麼也不用多說,相信他會記得曾經有人在遊樂場裡像攤爛泥似的趴在地上,吐出來的東西比原本吃進去的還多。

 

「對著夏蟲如何語冰?」這個有駕船執照、不認得「暈船」兩字的海蟲那知道陸地生物的天旋地轉、只求砍頭解脫是怎麼個生不如死?怎麼能夠聽信他的道德勸說?那怕平衡感固化成水泥般的堅硬,說什麼也要吞下我的保命丸!

 

 

藍,不只一種藍

雖然這是第三次坐船渡海,但前兩次都被三秒膠黏在座位上,什麼也沒見著,這下不管是保命丸奏效還是船身穩?總算是第一次站在甲板上、身在海中央看海。前後左右四方望去都看不到陸地,整個畫布上只有藍,而差別只在於各式各樣的藍。

 

天空有著羽毛般輕飄飄的淺藍、近似魚肚白的淡藍、介於薰衣草與牽牛花間的似紫若藍,相較於天空那彷彿淡淡花香的藍,海水的藍則來得有如擦了香奈爾五號香水似的濃烈。海裡有著直接從油彩管裡擠出稠稠如粥的深藍、硯台裡深黑到映出影像的暗藍、菠菜與海帶似的綠則點綴其中。原來藍色還有分這麼多種,遠比在愛琴海的島上看到的天藍水藍還有著更千變萬話的藍。

 

 

保命丸不敵海女妖

如我這般定力不夠的陸地生物,這種遠望無際、深看無底的藍海還是別看太久的好,很快就想吐了。

兩手扶著欄杆、兩眼盯著海中各種藍的變換與交雜其中的泡沫,此時心中突然有股衝動,有股想要跳下海的衝動。「好恐怖喔!」在陸地上看海、在海邊看海,兩者都遠不及在海中看海來的恐怖,著了魔似的鬼迷心竅有如被海女妖給牽引著,直愣愣地看著藍到濃的化不開的深海。

 

 

這時八成是頭暈了,否則怎會有想要跳海的跡象?即使吞了保命丸,但還沒來得及到船頭去展開雙臂大喊:「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就得趕快回到船艙裡找看看有沒有附安全帶的座位,好把自己綁起來。

 

下次搭船時,得吞個雙劑量保命丸,不然乾脆叫阿德把我打昏了後再上船,既然遲早都要昏,那何不乾脆早點昏倒,省得折磨!

 

 

第二天,5小時10分,315公里,瑞典,Helsingborg。

沒人相信趕得上今天與山怪相約在奧斯陸(Oslo)的晚餐,但還是想著同樣的問題:「什麼時候他(她)才肯說:『放棄北角吧!』」

 

June-10-2007

TOP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下一篇:帶著家,漂洋跨海去

 

 
   

尚在整理中,請稍候!或者,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去看看 在其他國家發生了什麼事?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