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aly

Photos | Postcards | Souvenirs | Afterthought | Ref Info | Italy Home


麗樹鎮Alberobello。一個躲在腳跟的斗笠村

麗樹鎮Alberobello。克里斯多福.哥倫布街32號

美國英雄

耶~ 是你!

老伯,別鬧了!

藍洞六分鐘

好吃報報

 

麗樹鎮Alberobello。一個躲在腳跟的斗笠村

 

「Alberobello」這個讓舌頭打結的地名有著「美麗樹」的涵義,因此有人喊她「麗樹鎮」,也有人以譯音「亞爾貝羅貝洛」稱呼她。這個可愛的斗笠村同時也是Shireen在2006年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不記得何時得知這個小鎮?只留有一張「Alberobello」塗得歪歪扭扭的碎紙片。匆忙間,除了曾在雜誌裡看過的幾張圖片,就剩下一個不確定是否抄寫正確的地名,那時連這地名該怎麼發音也搞不清楚,只知這個有著可愛斗笠屋頂的小鎮在義大利南部。總之,又是一個誓言非去不可的地方。

 

 

斗笠屋

層層疊疊的斗笠屋頂,像不像戴著斗笠的農民們正在大集會?

突突、尖尖又圓圓,活像戴著斗笠的屋舍,石塊堆起的屋牆刷上白漆,石塊與石片組合而成的屋頂則保留原有石灰岩的顏色,這類型屋子也有個很繞口的名字--Trulli(單數形式為Trullo)。

 

Trullo一字源自於希臘文「tholos」,也就是圓頂的意思。在義大利的腳跟-普雅(Puglia)-的Itria谷地(Valle d'Itria)裡遍佈許多Trulli,而位於麗樹鎮Trulli保留區裡約一千四百棟Trulli為義大利列名古蹟之一,同時也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單裡,因此喊麗樹鎮為Trulli的集散地則一點也不為過。

 

這地區含有豐富的石灰岩,居民就地取材,鋪路又造屋。Trulli建築即大量採用隨手可得的石材,唯有門與斗笠頂下的閣樓地板取自木材。閣樓的功用為儲藏間或是睡房,而部分Trulli則還有儲水用的地下室。Trulli通常只有平面一層樓,想想也是合邏輯,若堆石頭可以堆到兩三層樓而且還能住人又不會倒的話,那可真是建築天才了!

 

爲了減少夏日日照與冬天的冷風,Trulli的門窗小又少、石牆厚、屋頂高,他們說這樣冬暖夏涼。牆面由兩層緊密堆起的石牆與填充於兩堵牆間的泥土、稻桿或麥桿組合而成,基於防寒與隔熱,牆面厚度可達兩公尺之厚。也由於這種組合使得設置窗戶的困難度增高,因此看到Trulli不是沒有窗,就是窗小的連貓想鑽進來都得擠一擠。

 

牆與屋頂的內部都先用石頭一塊塊緊密的往上疊,而後屋頂部分的外圍再舖上石灰岩片。石灰岩片可將雨水往外導流,屋內才不會下雨,早期也利用這導流原理將與水導入屋簷邊的小水槽或是地下室的儲水槽。蓋屋頂的最後工作就是最頂端的收尾,這時就得用石灰泥之類來固定那各家展現自我風格的小尖頂。
 

 

斗笠頂上故事多

一心一意把她看做邱比特的傑作,怎奈的答案卻無關浪漫,而是來自宗教的信仰符──「瑪麗亞之心」。

小尖頂形狀不同,故事來源也一堆,有宗教涵義,也有神秘傳說,但大部分看到的是圓球狀,據說來自古早崇拜太陽的Salentina地區人民,沿用至今的含意已傳說成是太陽的一種表象,也就是「陽光普照我家」。

 

除了圓球,還有十字、星星......等。「有特別的意義嗎?」屋主說:「沒有吧?反正就是不要和鄰居一樣就好!」如同畫家在自己的畫作上留下個僅此一家的署名般。以前蓋斗笠屋的工匠可能也以此小尖頂當作自己的簽名,當然要不同於別人家囉!

 

斗笠頂著棋子般的尖頂,斗笠上也用白漆塗些月亮、太陽、愛心……還有些看不懂的塗鴉。一般來說,這些塗鴉符號(圖騰)如同我們家門口上的符,不外乎來自神力的祝福或是除惡的驅魔。因此大致上分做三類:遠古時代留下來不可考的「古早符」;可趨吉避凶、家畜平安的「魔力符」還有與宗教有關的「信仰符」。

 

尖頂的作用在於區別還是崇拜太陽?圖騰的存在是基於趨魔招吉、神力加持、宗教、還是純裝飾的當門牌用?不論答案為何?尖頂與符號早已成為Trulli的一部分,世代流傳、缺一不成,居民也年年補漆、繼續塗抹著老祖宗留下來的符。

 

(對圖騰有興趣,想多看些嗎?請點此)

 

 

疊疊樂、玩樂高,見招拆招

想想以前住在這斗笠下的居民,是不是每天忙著拆牆、堆牆、漆牆,還有在屋頂上擺棋子與畫畫?

早期的Trulli沒有牆,而是把現在所看見的屋頂直接蓋在地上,想像成一頂斗笠放在地上的模樣就是最初期的Trulli。直到十五世紀,斗笠屋頂放在四方牆上的建築方式才漸漸成型為今日我們所看到的Trulli。原始的Trulli建築不使用灰泥或是其他可以將石頭、岩片固定的接著劑,換句話說就是在玩大型積木,隨時可拆、喜歡就繼續蓋。

 

 

Trulli這類的建築起始時間已久遠到不可考,但是玩「疊疊樂」的原因卻有很多種版本,聽過的多種說法中,十七世紀時居住於此的居民為了「節稅(避稅?)」而與官府鬥法的故事最有趣。由於房子蓋好就得開始繳房屋稅,可能是苛稅猛於虎,居民就開始玩樂高、賭運氣。官員來巡時,居民隨手拆掉屋頂或推倒一堵牆,亂石一堆的就代表著房子還沒完工,如此就不用繳稅。可在大官後腳還沒跨出村,居民前腳就已經開始把牆再堆回去。

 

 

老瓶新裝,外人嚐鮮

想到麗樹鎮小住斗笠屋的您別擔心睡到半夜得因屋垮而逃命(即使大部分台灣人對於跑地震都已經各自練就一套老神在在的偏方),現在看的到的斗笠屋都早已用水泥固定石塊,不單更堅固,且保證不是複製品。爲保有這國家古蹟與世界古蹟的獨一無二,義大利政府已明文立法,老舊Trulli可依法重建,但想自己照抄蓋新Trulli卻是嚴格禁止的。

 

「為什麼說一定要在這裡過夜?」看吧!白天的麗樹鎮可愛,入夜後可就浪漫了!

保留區裡為數眾多的是岌岌可危與像鬼屋似空蕩的Trulli,但Trulli裡並非不能住人,以前人不只住,還可以在小小Trulli裡來個三代同堂、雞犬相聞,可若要達到現代生活的方便與舒適,一筆可觀的再建費用是肯定的。許多居民乾脆搬離保留區,買間舒服的公寓都比重建Trulli來的便宜。

 

而現在仍看的到、住得到Trulli的旅人們或許該謝那總是被唾棄的商人?麗樹鎮裡大部分的老舊Trulli被兩大地產公司給壟斷,他們買入老舊不堪的Trulli並加以重建,傳統Trulli加上些讓生活舒適的現代設備,如此便可出售或是出租。

 

Shireen就巧遇住在Trulli裡的美國三口之家,他們預計在麗樹鎮生活個兩三年,因此新鮮的Trulli住屋型態就成為不二之選。然而美國爹也坦承,若是沒有現代化的衛生設備與暖氣,就算再怎麼喜愛也沒辦法 讓已經習慣摩登生活的他們活下去。

 

麗樹鎮以外的Itria谷地也是房地產仲介大力推銷Trulli的重點寶地,傳統Trulli裡的是現代設備,而古意Trulli外更是少不了游泳池與美麗花園,吸引不少外國人前來置產或買入作為退休後的居所。義大利的托斯坎尼(Toscana)早已被書本與電影等炒到身價百倍,許多看中義大利艷陽的外國退休族只好把目光掃向其他地點──麗樹鎮與Itria谷地的Trulli即是其中之一。

 

 

屬於自己的麗樹鎮一隅

拾級而上的Trulli小山城,藍天圓錐頂、暖陽照白牆,只要起的夠早,就會有屬於自己的Alberobello一隅。

商人的介入讓就要倒掉小屋再度站起來,也順道帶動了些週邊經濟活動,但無可避免的也是商業化充斥與原始在地生活變質。Trulli保留區裡的原住居民除了紀念品商家與餐廳業者,更多的是觀光客,不太像個古蹟保留區,反而更 有大型觀光旅館區的味道。

 

白天時,觀光客如運送雞鴨般似的一卡車一卡車的湧入,掛滿紀念品的屋牆上看不到原始的白牆,唯有在紀念品店收攤、夜月與路燈亮起之際才有份屬於麗樹鎮的寧靜,若想感受到麗樹鎮的真與美,就非得在這過夜不可。

 

趕個大清早,趁著商家還沒開門、觀光客還在巴士上補眠,或是入夜時分,小店打烊、觀光客趕往下一個景點的時刻,信步漫漫於這個白色小山城,少了拉生意的商人與摩肩擦踵的觀光客,屬於自己的一隅麗樹鎮在每個轉角處等待著。

 

 

麗樹鎮(Alberobello)怎麼去?

Shireen這次搭飛機抵達Bari機場,然後坐普通巴士數了99棵樹後到達Bari火車站,接下來轉乘火車前往麗樹鎮,最後活動筋骨、走個十分鐘到達仲介位於新城區的辦公室。飛機、巴士與火車在一天內給它坐個夠。不著村店又與其他景點串不起來的麗樹鎮,雖不至翻山越嶺,但舟車勞頓也值得!您也可以選擇自行開車前往,當您發現越來越多頂斗笠屋您招手時,就代表您開對方向了。

 

飛機

Aeroporto Bari Palese

http://www.seap-puglia.it/default.asp?idlingua=2&idcontenuto=25

Aeroporto Brindisi

http://www.seap-puglia.it/default.asp?idlingua=2&idcontenuto=29

兩個機場距麗樹鎮皆約60公里左右。

Bari機場與Bari市區間的交通可選擇快速的機場巴士(Tempesta Autoservizi,行車約30分鐘,價格4.15歐元),亦可搭乘每顆樹都停的普通巴士(AMTAB Bus No. 16,行車約一小時,價格0.80歐元)。


 

自行駕車

AVIS

 

Herz

https://www.hertz.it

Europcar

http://www.europcar.it

上述租賃公司在兩個機場內均設有營業點。

取道A14 (Bologan – Taranto)或s.s.100至Gioia del Colle,再轉入s.s. 604朝Alberobello方向即可到達,或者直接在導航系統裏輸入「Alberobello」。

 


火車

Ferrovie S. E.

http://www.fseonline.it

Bari來往麗樹鎮間的火車單程票價為4歐元,行車時間約一小時二十分,平日班次還算頻繁,但週末的班次較少,最好事先確認一下。

麗樹鎮的火車站營業時間雖短,但卻不是購買火車票的唯一地點,鎮上有亦小店代售火車票。

 

 

相關資訊

Italian Government Tourist Board

http://www.enit.it

Alberobello

http://www.comune.alberobello.ba.it

Bari

http://www.comune.bari.it

Ferrovie Dello Stato義大利國鐵

http://www.ferroviedellostato.it

Tempesta Autoservizi (Bari機場巴士)

http://www.autoservizitempesta.it

AMTAB Bus (Bari市郊巴士)

http://www.amtabservizio.it


 

註一:「Trullo」為單數形式,「Trulli」為複數形式,一般採複數形式──「Trulli」來稱呼這種建築。基於單複數之因,文中兩種形式交叉使用。

 

註二:「斗笠屋」是Shireen爲Trulli自行研發的代名詞,非官方用語,當然您也可以取其譯音「土盧里」而喊她為「土盧里屋」。Trulli基本上為石屋的一種,但若以統稱的「石屋」稱呼她,難免會忽略了Trulli不同於一般石屋的建築結構特質,因此我才以外型來喊她「斗笠屋」而非「石頭屋」。這說法並非百分百正確,目地只為與石屋做個區分。 (April-27-07)

 

更多斗笠屋影像

 [TOP]

 

 

 

麗樹鎮Alberobello。克里斯多福.哥倫布街32號

 

克里斯多福.哥倫布街32號 (Via Cristoforo Colombo),我在麗樹鎮也有間斗笠屋,雖然穴居生活不過幾日,但在短短幾天中,我與幾世紀前的麗樹鎮居民同樣走著狹窄的巷弄、在選擇少的可憐的小店裡採買食物、穿越小又寒酸的木門後進入石塊搭起的斗笠中、想像著什麼時候官員要來?什麼時機該拆屋?

 

 

我的斗笠屋,博物館裡住

克里斯多福.哥倫布街32號,我在Alberobello也有間Trullo。小小門面,還沒有窗戶,看起來有點寒酸,但這就是Trulli的建築方式。

與我的斗笠屋初見面時,只見小小門面,還沒有窗戶,看起來不僅是發揚「極簡風格」到最高點,簡直讓人皺眉頭,但穿過糾纏不清的門簾並鑽過機關重重的木門後,真不敢相信簡陋的小門背後是這般的別有洞天。

 

位於正斗笠下的是寬敞又古典的客廳,雖然因為只有斗笠頂上一格小窗而顯得有些陰暗,但亮起燈後卻反而流出一絲絲暈黃的浪漫。客廳之後也是同樣古意的全套廚房裡備有洗碗機、架上的各式調味料自由取用、阿嬤級的木櫃裡也有著同樣年紀的陶製餐具。古典與現代、懷舊又舒適,覺得自己像在博物館裡看古蹟但又可以恣意地隨興碰觸。

 

或許是我表現的太過沉醉於眼前的古蹟,激發仲介更卯足勁地介紹這棟斗笠屋的故事、重建所需的詳細規劃與嚇人費用。他不說還好,原來這廚房部分是從飬養牲畜的馬房所改建的。仲介繼續指牆道壁地比畫著,而我卻盡想著:「從前這裡是雞豬牛羊吃喝拉屎的地方,現在是我煮飯呷食的所在?」

 

鑽過小小的門之後,別有洞天啊!真不敢相信簡陋的小門後有這般寬敞又古典的客廳!

再往廚房後頭去的是後來加蓋主臥室套房,也是同樣乾淨又寬敞。由於是淡季,因此意外得到升級,原本預定兩人住的小斗笠,結果卻分到頂五人家庭式又有後院的大斗笠!後院有顆本地遍種的橄欖樹、小花圃與石製烤肉架。夏天在後院烤肉或是來個下午茶,肯定很棒!但在隆冬12月,走走看看就好,待久了,可還真是冷!

 

 

古老斗笠屋裡沒有衛浴設備,要拉不是到外頭的毛坑,不然就便桶將就一下;洗澡也是在廚房裡燒桶熱水、擦擦身就了事。爲了讓寵壞的觀光客住的高興,仲介在改建Trulli時除了把現代化衛浴設備擠進來,還有更重要的暖氣系統也得加入。雖然麗樹鎮躲在義大利腳跟,可冬天也是會下雪的,即使沒下雪,隆冬十度以下的氣溫可會把斗笠變成粽子冰!相信夏天涼爽,不需要冷氣,但12月初來到麗樹鎮的我打死都不相信斗笠屋的「冬暖」功用。剛踏進暖氣尚未開啟的斗笠屋時,室內比室外還來得凍,我可是全身顫的止不住。冬天若是沒有暖氣,對於一個在熱帶島嶼長大的小孩來說,簡直跟住在冰箱裡沒兩樣!

 

我也是個斗笠人

麗樹鎮裡Trulli保留區大致分為兩區,總是在明信片上亮相的是位於南方的白色小山城、斗笠屋數量約一千棟的Rione Moti,另一部分約四百棟的斗笠屋則散落在新城裡。

 

仲介說著,這廚房部分是從關養豬牛的馬房改建的。我只想到雞豬牛羊吃喝拉屎……。

白色小山城裡層層疊疊的斗笠屋真的是很可愛,但這麼吸引人的畫面當然也吸引紀念品店、餐廳,還有數不完的從事出租買賣斗笠屋的業者。Shireen這次住在新城邊緣的Aia Piccola保留區,與還住在斗笠屋裡的當地居民做鄰居。我的鄰居們看來都很習慣這些大老遠跑來賴在斗笠屋裡的觀光客,他們見著我會微笑、會點頭、還主動問我要不要幫忙照相?我也學著他們從小小木門裡鑽進鑽出、從門簾流洩出的陽光縫裡看著門外那來來往往的世界,靜靜地、什麼也不做。

 

喜歡置身在灑滿陽光的白色巷弄裡,喜歡在斗笠間亂鑽,而在我眼裡,不論是華麗的、傳統的、重建中的、還是要倒不倒的斗笠都有各自的味道。就在我悠閒信步東逛西晃時,運豬車沒兩樣的大巴士剛下貨,爭先恐後、趕拍著「到此一遊」的旅客們比逃難的難民還更緊張的東奔西竄。面前幫他們流汗、背後卻竊笑著:「快快拍、別忘記微笑!我就不在這裡擋鏡頭,因為我有的是時間做個道地斗笠人!」

 

非進斗笠屋不可

待價而沽的Trullo,等著您來認養。

即使實在沒有足夠時間做個幾天斗笠人,也是有機會一窺並親身體驗一下斗笠屋裡的實際狀況。硬闖民宅是不可能的,但或許會遇到些居民邀請您來去他「厝裡」坐坐。如果不介意到時候向屋主買個幾張明信片、自製手繪圖或其他紀念品,這倒是個不錯的選擇,可以看到人家真正活在斗笠屋裡是怎麼回事。但若只想看、不想花錢買東西的話,那麼就別進人家家裡了。雖然這招生意經讓人有種受騙的感覺,但這不過是討生活的方式之一,實在也不能怪人家。

 

不進民宅沒關係,還有兩座博物館可供大家大方地走進去,仔細地看個清楚。Museo del Territorio由三頂結構與完工時間均不同的斗笠所組成,館內對於「如何堆斗笠屋?」有詳細的說明與工具展示,而對於斗笠屋上的小尖頂與圖騰有興趣的朋友更是可以在這裡找到答案。

 

Trullo Sovarano則是棟難得的兩層樓斗笠屋,最高點有十四公尺高的Trullo Sovarano內部維持原始斗笠屋裡的住家陳設,可以清楚的看到各個斗笠頂下的生活空間是何種用途?Sovarano有「君王的」、「至高無上」之意,因為能夠堆出這棟雙層斗笠屋的確是需要高超的技術,取名「Trullo Sovarano」也算實至名歸。

 

「不想闖民宅,也捨不得花錢買博物館門票,那該去哪裡才看得到斗笠屋內部呢?」原本進去就是要花錢的滿街紀念品店,這下反而變成摳門的最佳選擇囉!

 

在Rione Moti保留區裡比鄰而立的斗笠屋多的是紀念品店,尤其部分紀念品店門口掛上「No Entry Fee」或是「無料金」(是的,日本觀光客在這裡是大宗)更是先走進去看看再說。

 

「商人搶錢搶瘋了?難不成連進紀念品店也要買門票嗎?」

 

沒有爲了觀光客而過度修飾的Trullo,很樸實又生活化。

這可不了。有這類公告的商店多是在除了紀念品販售外還提供其他看頭,例如保留一部分原始建築在屋內,可能是一片牆、一窗角、或是往上抬頭就可看到尖尖屋頂的內部,亦有部份紀念品店更是大方的讓遊客爬上頂去。他們提供遊客上屋頂的通道,讓您不用引領仰望、輕鬆地近距離瞧瞧屋頂是怎麼堆的?這類型參觀當然是免費,至於參觀結束、步出商店前要不要向商家買點紀念品?這就看您的意願與皮有多厚囉!

 

住斗笠屋、進民宅、參觀博物館或是逛紀念品店,每個都是進入斗笠屋的機會,千萬別放過。雖說走在可愛白色小尖頂、圖騰、牆白、天藍的組合中就足夠殺死體內百分之九十的可愛細胞與相機裡的記憶空間(或底片),但若舟車勞頓的跑趟麗樹鎮後,若只有從外頭看斗笠屋的話,難免就有點可惜了。看看熱鬧以外,也安排點時間看看門道吧。麗樹鎮,不會讓您失望的!

 

麗樹鎮Trulli租賃資訊

以下兩仲介在麗樹鎮均擁有為數眾多且大小不等的斗笠屋,應該可以符合不同旅遊人數組合的需求。若冬季前往,一定要租個有暖氣的斗笠屋才不會因為冷到爆而把原本高昂的遊性給降了溫。

 

Trulli Holiday http://www.trulliholiday.com

Trullidea  http://www.trullidea.it

(May-09-07)

更多斗笠屋影像

 [TOP]

 

 

 

美國英雄

 

前往米蘭的夜臥火車上,六人包廂裡有四個女生及一個美國伯伯。美國伯伯有著印象中標準肥頭大耳、漢堡吃很多的那種壯碩身材,他是在個中間小站上車,也是最後一個進入包廂乘客,在他走進包廂後,一聲捲的不能在捲的舌音說著「哈囉大家晚安啊」後就順手把門給帶上。

 

才躺下去沒幾分鐘,列車長過來敲門要查他的車票,可摸黑進入車廂的他根本不曉得自己是怎麼把門給鎖上,也摸不到燈的開關在哪裡隔著個玻璃門,列車掌像個監獄警察般的用著手電筒照著車廂內的一切。「碰-碰-碰-」的拍著玻璃,嘴裡一直喊著「開門,我要檢查車票」。

 

除了美國伯伯以外,其他的旅客(包括我)都很懶的爬起來,因為我們不只車票被拿走,連護照都被收走了,大家心知肚明的知道這次是要檢查這位剛剛上車的乘客。

 

「我知道,我知道,要檢查票嘛可是這個鎖怎麼開啊」美國伯伯大聲的對著門外的列車掌喊著。

 

列車掌用手電筒隔著玻璃,試著照著門裡面的鎖,嘴裡說著我也聽不懂得話,應該是在教著老伯怎麼開鎖吧

 

「別催啊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妳會不會說英文啊?…」老伯說的有點心急又有點大聲。

 

睡在下舖的我受不了,爬起來想幫老伯把鎖打開,而我也不知道車廂的大燈開關在哪裡?(因為不是我去把燈關掉的)兩個人、大手小手的摸黑弄著門上的小小鎖,「真是的,怎麼這麼機關重重」到處又按、又壓、推了又扳,門外的列車長還拿著手電筒猛照著,又停不了唸經似的拼命唸,搞的在想辦法開門的一老一少都好緊張。

 

「答」一聲,鎖彈開了,到底是怎麼開的也沒人知道,不過門總算開了就好,可以窩回去床上了。

 

「護照什麼我才不把護照留給妳這是我的護照,妳在我面前檢查就可以,別想把它拿走」美國老伯又在大聲的唸唸。

 

「這下又是怎麼了」我翻個身過來看著列車掌和美國伯伯兩人臉色都很難看的僵持著。列車長用著不太流利的英文解釋著,火車會在半夜經過法國及義大利的國界,兩國的邊界警察都會檢查護照,為了不影響乘客的睡眠,所以護照由列車長統一保管,列車長會在火車到達目的地之前把車票和護照還給乘客,也一方面提醒乘客該準備下車。

 

列車長一直說著,美國伯伯還是有點大嗓門,氣急敗壞的唸著:

 

「別想拿走我的護照,沒有了護照,我在這裡算什麼不可能不可能邊界警察要檢查,就讓他來找我,別癡心妄想我會把護照交給妳

 

場景有點好笑,還是黑漆嘛烏的車廂,老伯坐在另一張下舖床,因為床與床間的上下空間很窄,老伯弓著背、握著自己的護照。列車掌面對著美國老伯,站在包廂裡的小走道。列車長因為包廂外的燈光打進包廂而在她身上形成剪影,老伯全身大多是在列車長的陰影下,只有部分的臉有被燈光照到,但仍是昏暗的不清楚,又像審問犯人,又像偷渡被抓

 

看著列車長無奈的表情,我都覺得美國老伯有點小題大作,他這樣不是在為難人家辦事嗎老伯發現我在看著這樣的拉鋸戰,開口問我:

 

「她說的是真的嗎妳有把妳的護照給她嗎

 

「我護照也是交給了她,我想不會有問題的,因為這也不是我第一次搭夜臥火車,看來他們都是這樣做的,不然邊界警察一個個門敲,一個個人吵醒,這樣檢查護照要花多久時間我是把護照給了她,因為我也不想半夜睡的正熟的被吵醒」還是躺在床上的我看著美國老伯及列車長這樣說。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把我的護照交給妳,可是妳的好好保管,如果不見了,我不會善罷甘休的」老伯把護照交給了列車長,列車長給我一個謝謝的眼神。

 

「出門在外,我護照從來不離身的,開玩笑那護照比什麼都重要」老伯還在自己一直唸著。

 

「嗯小姐們,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我不把門鎖上了,免得大家半夜上廁所時又在那裡搞老半天打不開門,不用擔心安全,我可是美國海軍陸戰隊退役的,雖然不年輕了,但保護大家的安全是沒有問題的….」老伯說到「美國海軍陸戰隊」時,拍了拍自己的臂膀,揚高了音調,挑一挑眉毛,可神氣咧。

 

「美國人就是美國人」自認有理時講話比誰都還大聲,說到保護弱小時,更是英雄式的自豪。「唉隨便啦」海陸的也好、空軍的也好,趕快安靜下來讓大家繼續睡覺才是最重要的。  

 [TOP]

 

 

 

 

耶~ 是你!

 

「嘿-是妳啊!妳在這裡做什麼?」

 

在比薩火車站預訂著往法國夜臥鋪的火車票,突然聽到有人扯著嗓門,講著好大聲的中文,聽起來像是認識我,對著我說著,納悶著「都跑這麼遠了,還會在這裡被仇家給堵到?不會吧!」循著聲音看過去:

 

「哦-是你!哈!好巧!你又在這裡幹什麼?」

 

一位中國男子,一個在紐約每天上演著血腥廝殺的華爾街股票經紀人,我們是在米蘭前往威尼斯的火車上坐同一個包廂。因為我年事已高,被歧視的要求買頭等艙的歐鐵通行卷,所以坐在頭等艙裡的我看到穿著皮夾克、蓄著有點過長的頭髮、臉上有些福態、背著個運動型的手提袋和一小箱攝影器材的東方人走進來,直覺的感到這是對岸的同胞,心裡還在打量著「哦-好野人喔!坐頭等艙耶!」同是黃皮膚的兩個人對看了一會兒後,他用著超級捲舌的中文開口了:

 

「您-打那來的?」

 

「我台灣來的。」果真如我所料,直覺還真準,而舌頭也不知不覺的跟著捲了起來。

 

他在美國唸完書後就留下來工作,十幾年沒有回老家,還笑著告訴我,等他再多打拼幾年,多存點錢後,回老家去做總理,好好的改革改革。「呵-呵-是哦!中國人的未來就靠你囉!」又繼續說著華爾街是人吃人的地方,他們這些「搞」股票的雖然賺很多錢,但是壓力也很大,隨時都要有捲鋪蓋的準備,也因為壓力太大,他一休假就幾件衣服打包打包、相機背了就直接飛歐洲,他喜歡歐洲,因為歐洲和美國完全不同,他從來也不計畫,就是到處走到假期結束了再回去紐約。

 

「『搞』股票的,難怪坐頭等艙」,他問著我台灣狀況怎麼樣啊?我有點故意調侃,悻悻然的說著:

 

「很好啊!總統還是一樣自己選啊!不高興的話還可以站到馬路上去罵一罵咧很好啊!很自由民主啊!」

 

「是啊-是啊-中國啊,就是需要改革….」又再說著那套先在別人家學著優點、賺些美金,然後再回家鄉去大肆改革

 

他問我有沒有到過威尼斯,我告訴他這是第一次,然後他開始告訴我這是他第三次到威尼斯,威尼斯有多麼的美、建築是怎麼的有歷史、Gondola是如何的有趣。心裡嘟著嘴,「都被你說光了,我還要看什麼?」他還接著告訴我,這次特地訂了威尼斯最古老的酒店,是那種打開落地窗後,站在小陽台上可以直接看到海的那種酒店,「是哦!你『搞』股票的,有錢嘛!」真是心裡有點酸,又覺得怎麼有人講話這麼的臭屁、怕人家不知道你錢賺的多嗎?其實我們在火車上聊的並不太深入,都是些純打屁、消磨時間的喀牙話題,火車進了威尼斯車站,兩人各自下車後,他去住他的面海陽台飯店、我去擠我的青年旅館,也沒有再在威尼斯的彎曲巷弄中見過他。

 

「我昨天住比薩,下午要搭火車去法國的尼斯(Nice),現在正要買火車票呢。耶-妳一起來吧,反正妳也是一個人,隨便走也沒關係,我們一起去尼斯,一個人也怪無聊的哦!我上了威尼斯的公共船後才想起忘了問你住在威尼斯的那裡,不然好歹也有個人一起吃飯,嘿!沒想到又在這裡遇到妳!我們真的是有緣耶!」他笑的好開心,邊說邊搓著我頭上的短髮,像老師摸著小朋友的頭一樣。

 

我們的確是不熟,對他也沒有特別的好感,但卻懷念著在火車上時,用著自己熟悉的母語講話的那種舒坦感覺。他說的沒錯,我們還真的是有緣,將近兩個星期前,我們在前往威尼斯的火車上碰面,接下來的日子,兩人各奔西東,我從威尼斯到了佛羅倫斯,然後再到比薩;他則是停留在威尼斯很久,又到了波隆那(Bologna),前兩天才到比薩,可就是這麼巧的彼此又再同一個時間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彷彿兩條線在第一次交集後,各自歪歪斜斜的畫出去,但後來又再度交集在一起,雖然與他只是一面之緣,可我不知怎麼的像看到了老朋友似的好熱絡也很高興。「法國尼斯?好啊!可是不是很想跟他一起去」一來,雖然不討厭這個人,但就是不喜歡他講話的那股自大腔調,再說,他都是住大飯店的那種有錢人,我那做的起跟屁蟲?如果他說他出錢,那我不又是在佔人家便宜、到時候又要矮人一截:

 

「又是好巧,我下一站也是法國,但是是巴黎,不是尼斯。」把被搓亂的頭髮撥一撥,決定還是自己走,來的自在些。

 

「去完尼斯再去巴黎嘛!不差這幾天,對吧!」他還是不放棄的在說服著我。

 

這下該怎麼掰呢?動著腦筋轉著:

 

「好可惜喔-已經和我佛羅倫斯遇到的室友約好在巴黎碰面耶放她鴿子不好啦」真是很不漂亮的謊言,以後得多練習練習

 

「是這樣那真是可惜了不過妳等等我,買完火車票我們先一起吃個中飯好吧!」就快輪到他買票了。

 

「好啊-好啊-你排隊買票,我先去把我的背包寄放好,不然背著這個大包還挺麻煩的」對他說完後就轉身出去找寄物櫃。

 

真是超級小的火車站,我循著指標走著,從大廳走到月台,又被指標從月台引導到火車站旁邊的一個小房間,破舊斑駁的木門上拴著鐵鍊,「真是安全周到,還上條這麼粗的鐵鍊!」在這小房間周圍徘徊著,又看到走沒幾步的地方有著一整排的寄物櫃,「太好了!自己來就可以了,不用等著寄物間的人回來」,厚厚的灰塵蓋著一排排生鏽的鐵製寄物櫃,怎麼去推拉就是打不開,也找不到任何說明,看來是故障壞掉的寄物櫃,四下看了幾秒鐘後,轉身回去大廳,找服務中心問。火車站迷小到連服務中心都沒有,唯一能問的地方就是剛剛預定夜臥鋪的票務中心,背著大背包又再走進去排隊,已經買好票的那位有緣先生看到我:

 

「回來了!等了好久還以為你不回來了

 

「怎麼會!說會回來就會回來啊」馬上回答,要表示我是守信用的人。

 

「你的背包怎麼還在?」

 

「寄物中心關門大吉,我只好再回來這裡問因為在那邊等了一會兒,所以才晚了點回來」我一臉無奈的說著。

 

一問之下,這個超級迷你小火車站的確是把寄物間給關門了,我還是繼續問,那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寄放行李?我的火車是晚上七點,總不會要背著這大包在外面晃到七點吧?票務中心的人告訴我去試試火車周圍的些旅館,也許有些旅館會願意讓我寄放。

 

我們一起走出火車站,這時才突然發現他只有背著一只照相機袋:

 

「咦-你的行李呢?也寄放在旅館嗎?」

 

「沒有-嫌麻煩,全部留在威尼斯的旅館裡,回美國之前再回去拿就好。反正就牙膏、牙刷、內衣褲的,隨便買一下就有了。」他到是很輕鬆的說著。

 

「哦-聽起來好瀟灑,『回美國之前再去拿』」,好像回家時順便在巷口的雜貨店買瓶醬油般的「順便」!他建議去找他住過的旅館,櫃檯的人應該還記得他,這樣比較行得通。他真的是有美國人的豪爽性格,一進門就大聲嚷嚷著又衝過去和櫃檯的人握手寒喧:

 

Hi…. Nice to see you again How’s going Great Good…. Well… Do you remember me I’ve stayed in your hotel….

 

我還真得謝謝他這張VIP臉,旅館看在他曾經是住客的面子上讓我把背包留在他們的行李間裡。事後問他是真的記得那櫃檯值班的人嗎?他說他那記得,反正就是裝著一付很熟的樣子,不要怕怕的,要很吃的開的樣子,通常都很有效的。

 

「哦-哦-知道了!」像學了一招似的點點頭。

 

火車站旁有間中國餐館,他去那吃過飯,說菜色還可以,他的火車下午兩點半發車,還有時間,就一起去吃中國菜。

 

「好啊-好啊-,我想死中國菜了!」像個拿到糖果的小孩般興奮的說著。

 

餐館理的女服務生看到我們走進來,主動熱絡的打著招呼:

 

「呵-您來啦坐坐坐!唷-今天還帶了個朋友啊?」

 

聽起來他又和這餐廳裡的人都打過交道了。本以為只是簡單的點個炒麵炒飯的,沒想到他真的拿起的菜單仔細的看著:

 

「今天的魚怎麼樣啊?弄條清蒸魚來吧!這個牛肉就炒芥蘭。咦,小林啊,妳想吃什麼呢?」

 

不喜歡被喊著「小林」,覺得這是用來喊男人,不是喊我這種小姐,但他從聽到我姓林之後,就小林、小林的喊不停。

 

「又魚又肉的,就我們倆吃得完嗎?」其實不是擔心吃不完,是覺得會很貴,雖然第六感告訴我,十之八九他會請客,但是萬一沒有的話,我還是得跟著攤的。

 

「吃得完!吃得完!妳更要多吃一點!我知道像妳這種Backpacker(背包族),通常是隨便吃的,我也年輕過,也這樣玩過,我知道的,來-來-來-,不要客氣!點一個喜歡的菜來吃喔!」老大哥照顧小妹妹般的說著。

 

「哦-我喜歡熱炒青菜,常常吃著冷沙拉吃的好怕了」雖然讓我點,我還是不敢放肆的再點大魚大肉。

 

「好吧!那就在我們盤炒青菜囉」他對著笑咪咪的女服務生說著。

 

這裡的白飯大多由越南或是泰國進口,鬆鬆散散、顆粒分明、又沒有米飯香,但還是很高興的大口大口挖著白飯、夾著青菜、吃著嫩嫩的蒸魚:

 

「嗯-真是很難得在歐洲吃到像樣的中國菜,謝謝你囉!」滿嘴飯菜、口齒不清的說著。

 

「好吃就好!你多吃點啊--」

 

他吃的很少,只挖了幾口飯、夾了幾次菜,幾乎大部分菜都是我喀光的,我也顧不得不好意思,菜既然都在桌上了,為什麼不吃呢?大不了我跟著攤就好了。我認真努力的吃著飯菜,他則負責說話的講個不停:

 

「像妳這樣最好,有文化水平,可以自己出門到處走走,我是因為在美國工作才能這樣年年跑歐洲,要是回了中國之後,要再出門就沒這麼簡單了

 

「文化水平?」什麼文化?聽不懂,但也不影響我繼續吃飯。

 

「小林啊-趁著年輕,多多走走看看,多學點,我們中國人就是太封閉,老關在自己家裡,輸了別人幾百年了都還不知道

 

「又來了!又要開始憂國憂民了」我嘴上笑著點點頭,挑揀了我最喜歡的魚肚來啃著。

 

其實他人也還好啦!除了老愛提些改革啦、進步啦之類的,倒也不會講些太八股或是太敏感的話題,不像我曾經遇過些人,在知道我是台灣來的之後,劈頭就像在質問犯人般的說些:

 

「你們在那邊搞什麼台獨?你們那領導人是在想什麼?搞的我們也戰備森嚴的….XXX…○○○

 

最討厭碰到這種莫名其妙指控,好像抓到了個台灣人就該罵似的。若是態度還好的,我也喜歡和他們談談,聽聽他們都在想些什麼,但若是不分青紅皂白就開罵的,我也會頂回去:

 

「你管我們在做什麼?我們過的好好的,民主的很呢--,你們自己管好自己就好了

 

他碗裡的飯還有七分滿,就已經開始點菸了,在白白煙霧後面的臉沉思著,線條有點緊繃,我也不好出聲,悶悶的撿著盤子裡的一根根菜葉、肉絲盤子清的差不多了,時間也是差不多了,我先陪著他走回去火車站,他留了電子郵件地址給我,叫我到了紐約之後要通知他,他會好好的盡地主之誼的。說再見時,已經是半個美國人的他對我張開雙臂,我也在這段旅行的日子當中打開了原本緊閉的心,兩個同是來自不太表露情感的東方世界,卻好不吝嗇的給互相一個充滿祝福的擁抱,他又再次搓搓我的短髮:

 

「小林啊-自己一個人要多保重喔!」

 

把又被搓亂的頭髮再撥回去:「謝謝你!我會的,你也是喔!也祝你在法國玩的愉快,說不定我們又會在巴黎碰面哦?」

 

他笑著揮揮手,轉身走向月台,看著只揹著一只照相機袋的背影,這樣要在法國在待一星期,真的是兩袖清風的瀟灑。

 

兩條線並沒有產生第三次的交集,沒有在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遇見他,也沒有在紐約的時代廣場碰見他,連長的像他的中國人都沒看到,我們彼此都是過客,就算在紐約把他找出來,也不曉得要做什麼?何不就讓過客擦肩而過,將這段緣留在心裡也就足夠了。

 [TOP]

 

 

 

老伯別鬧了!

 

觀光客必朝聖之地--聖馬可廣場(Piazza San Marco),我當然也不會錯過走著走著一位老伯A過來問我是從亞洲哪個國家來的然後對話就此打開....

 

老伯談到他在大學教歷史自己本身也很喜歡研究建築說著說著就教我如何分辨聖馬可廣場上的建築是在哪一個年代蓋的各有哪些建築風格而威尼斯這個城市又是如何發跡的......,我聽的津津有味接下來就一起走進去教堂在教堂裡 ,也是解說著這幅壁畫那個雕像地上的馬賽克圖案...各有各的故事覺得運氣真好遇到一個這麼了解建築及歷史的人...

 

出了教堂老伯似乎很自然的握住我的手我嚇了一跳馬上抽回來老伯也意識到了老伯說

 

別緊張妳就像我的小孫女一樣!」

 

但我還是把兩隻手都放到外套的口袋裡說什麼也不再伸出來走進入廣場後老伯告訴我威尼斯有一家很不錯餐廳晚上帶我一起去吃飯~~~真是的為什麼就沒有一些正常一點的人啊為什麼要讓我對這個浪漫的城市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真的...原本好高興遇到這麼一個知識淵博的人讓我對威尼斯的歷史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是我真的太小人心態了嗎是我真的誤把好人當壞人了嗎看著這和藹的像是隔壁家爺爺是我想太多了嗎???還在猶豫中老伯一邊繼續說服著我一起去吃飯一邊又試著要把我的手抽出來...~~~我決定了他不是好人在我很認真且禮貌性的拒絕之後老伯居然馬上變臉轉身就走連句Goodbye都沒說怎麼這麼沒禮貌

 

冷靜了幾秒後定下心來想一想,請吃飯如果老伯沒有想牽我的手我還真的會認為他是一個正人君子因為我們也的確是聊的不錯也許也會答應一起去吃飯呵呵~敗就敗在老伯太心急了再仔細一點分析這不是偶然老伯是在廣場上找獵物我想他這招真的是蠻好用的哪個遊客會對這麼仔細的解釋不感興趣...為什麼找上我因為我是東方人看我很好騙但我也相信老伯應該是有不少成功的記錄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旅行中常碰到的情況:我該相信當地人的友誼之手還是為了自保而一律拒人於千里之外?」真的不喜歡把陌生人都當壞人看也希望有機會和當地人多聊聊但是我如何知道是真的純聊天而已也許有人說不過是吃吃飯喝喝咖啡既然有人出錢請客又有何不可如果我真的抱著卡油的心態而去吃飯喝咖啡這樣又會壞了我們國家的形象我一直有個感覺當我出門在外別人眼中看到的我不單單是這個個體而是我所來自的國家在國外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台灣更別提曾經到過台灣或是有台灣朋友我的言行舉止在那些對台灣很陌生的人眼裡就是他們對台灣的印象如果我去赴約了是不是就給人一種貪小便宜容易騙的印象但相反的如果對方真的只是很單純的吃飯聊天沒有其他企圖那我又是不是太小題大作給人unfriendly的印象

 

一次在YH的餐廳裡無意間聽到一群男生的對話他們彼此在聊著哪一國的女生最好上手也許我不屬於及時行樂的那個世代所以真的是聽的我心驚膽跳由於隻身一人真的還是以安全為重所以只能對那些真紳士及假紳士們說聲:「I am sorry!」 

 [TOP]

 

 

 

藍洞六分鐘

 

那令人留戀的卡布里呀!那令人陶醉的景色多美... 」聽過著首民謠吧?我是先聽過民謠,後來才知道卡布里島的...

 

為了要搭上前往藍洞的船已經是排隊等了將近半小時再從卡布里本島搭小船到藍洞洞口到了洞口附近看到起碼十幾艘像我們一樣載滿遊客(20人左右)的小船在那飄啊飄原來大家都是在等著進藍洞但是真正能夠進去藍洞的並不是我們所搭的這種船而是必須換搭只能坐四到六人的小舟看看洞口的確是很小也是有小舟才進得去但是 ,小舟也只有大概十艘左右(聽說需要有特殊執照才可以),這小貓兩三隻的小舟如何消化洞外的兩三百個遊客再加上遊客爬上爬下的 ,從船換搭到小舟然後結束後再回去船上這樣上上下下...要等到什麼時候

 

船長看看情況可能覺得要等很久就乾脆把引擎關掉省點油在沒關掉引擎前我都還好好的關掉引擎之後船就開始隨著海浪晃來晃去...~~~開始覺得頭有千斤重 ,胃也上下左右全都反了幹嘛這船不能穩一點嗎??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真是一分一秒過的好痛苦喔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們啊看看別人比我們晚到卻比我們早進去藍洞為什麼不公平再仔細看他們是觀光團有導遊帶來的可能已經和那些小舟船夫有暗盤因為我們是搭一般的公共船來到藍洞看來就是只能等了

 

環顧其他遊客我也不是唯一表現失常的有一對情侶已經向船長表示不願意等了如果有其他船要回卡布里本島他們也要跟著一起回去船長用義大利文和其他船長喊了一喊後一艘和我們同樣的船靠了過來~~~還真是不只那對情侶大約又增加三五人搭上回本島的船我呢要不要回去真的是好難過但是又不甘心花錢買船票又加上已經煎熬了一個多小時我該放棄嗎說什麼也不放棄藍洞就在眼前了也許也就這麼一次機會了哪知何時還會再一訪卡布里島心裡一直告訴自己再忍忍再忍忍

 

在同行在前往卡布里島的渡輪上吐的西哩嘩啦的Gina小姐倒表現的不錯精神很好一直在向我描述她所看到的景象而我只能抬起頭迷濛的望著她然後揮揮我的手表示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說藍洞上方有一條階梯直直下到藍洞口很多人在階梯上等著進藍洞的小舟來接~~~為什麼我們不是在那階梯上等等得再久也沒有問題現在的我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趕快讓我進藍洞趕快讓我回本島我要站在不會晃的地上....

 

想辦法讓自己睡著想像著這是坐在公車裡的搖晃火車裡的震動強迫著自己不要去想浪花半個小時又過去了.,終於~終於~Gina小姐很興奮的告訴我

 

輪到我們了終於輪到我們了!」

 

七手八腳的爬下小舟坐定了之後小舟船夫說

 

我們先划到那邊去買進藍洞的門票。」

 

!!!還要再買門票在買船票往藍洞時就問過了就是著麼一張票然後就可以進藍洞在坐了將近三十分鐘的船到這然後又在海上飄了將近兩小時現在還要再花錢買門票?!雖然我倆都不太高興但是又能如何付錢了吧

 

小舟的確是很小船夫的技術也很好不輸給威尼斯的Gondola船夫藍洞洞口邊上了樁綁了粗粗的麻繩船夫其實不是划進去藍洞像是表演特技一樣地拉著繩索配合著海潮進去的小舟上的乘客也得配合船夫,One-Two-Three-把頭低下來一起滑進去船夫事先有聲明喔~要配合好喔掉到海裡是不負責撿起來的喔

 

藍洞裡好安靜完全聽不到洞外的浪花聲只有三五艘小舟在裡面船夫也在唱著大家聽不懂得民謠娛樂娛樂藍洞的確是很藍洞裡的海床將洞外的陽光反射進來所以洞裡並不暗相反的很亮而且是藍藍的亮海水清澈見底問我美嗎是真的美

 

正在想著要不要照相不曉得效果如何???小舟已經在結束在藍洞裡的一圈航行要出洞了?!真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啊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要出來了再配合一次船夫的口令,One-Two-Three-低頭滑出洞口滑出洞口後船夫說著一些希望大家滿意他服務和他的歌聲#($*)%(@...之類的話也就是在要小費我和Gina小姐兩人對看了一下!!!又要被搶了!...。

 

一來一往的航行再加上等待暈船的磨難就是為了那短暫的六分鐘藍光值與不值 

[TOP]

 

 

 

好吃報報

 

Pastarito - Pizzarito

 

強力推薦PastaritO這是同行好友Matt所挖掘到的他們的義大利麵很好吃,完全由你自己來挑麵條 、挑Sauce。我則是偏愛他的貽貝Mussel,新鮮Mussel配著蕃茄和大蒜烹煮...Yeah....超好吃的

 

PastaritO在義大利的分店很多,可上她們家的網站上去瞧瞧羅馬分店在火車站旁很容易找如果想犒賞一下自己建議去試試看!(有英文Menu)

 

 

 

La Cabana Restaurant 在羅馬的威尼斯廣場附近,意大麵還不錯吃

 [TOP]

 

 

覺得這趟出走意猶未盡嗎?那麼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繼續出走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